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北京文化

关于北京的优美散文

  关于北京的优美散文 北京的魅力

  魅力一词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很能吸引人的力量。对于北京的魅力我想就不会这样简单地能解释清楚的。

  它为什么这样吸引人?是因为它的古老和深厚?是因为它的现代和时尚?是因为它是十三亿中华民族的首都?是因为它有“天子”皇宫?是因为它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好像都有点是,但又不完全是。所以呀,各路神仙、能人,七十二行的精英、非精英都云集北京。北京就像一块超巨大的磁铁,它纹丝不动就能将所有的铁块铁片、铁屑都吸粘到它的周围。有人当乞丐也要到北京来讨吃!

  的确,到了北京生活就会有变化,事业就会有起色,而得到长足发展后成功成名的笔笔皆是。不必说坐地产的“老北京”,就是说“北漂”一族也尽人皆知。什么北漂十年八年出了几个走红的“大导演”;北漂七年八年出了几个知名作家,不是拿茅盾奖,就是拿鲁迅奖;北漂五年六年就出了一批红歌星;北漂还能出名牌企业家、商人……

  媒体传播的大多都是成功成名的范例,当然也有不成功的、失败的、遭倒霉、遭凶险的。比如,有的人在地方上出了小名,事业膨胀了,思想也膨胀了,一冲动就来了北京。到了北京就萎缩了,心情不好直走神,就把轿车开到高架路下边去了。即便如此,人们还是往北京聚,将个北京拥挤得透不过气来。到处人满为患。住房、水电、粮、菜都紧张。有些东西可从外省调拨,唯独住房调拨不了。有的人在五环之外花上二千块钱租个十平米的房子、坐三个小时公汽到城区一个个体公司打工还心里甜丝丝的呢!

  首先是北京的医院。病了,在地方医院怎么也看不好,来到北京就很快解决问题。我先后住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总(301)医院、武警总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二附属(309)医院、阜外医院。这里的设施好、服务好、专家多,手到病能除。经过三次北京——地方,地方——北京的反复,搞得我心有余悸,不敢回地方。所以,就真像“漂族”一样找个房子住下来,身体有事就跑医院,变成了看病的“北漂”!

  我曾在海淀区皂君庙路皂君东里住那么一小段时间。傍晚我散步向北到北四环路口,走上联想桥,向桥下一瞅,车流如潮,车灯拥挤得像天上的银河!我顿感十二分的茫然,城市太大了,人太多了。外地人太多了。可是外地人和本地人的感觉绝对不相同。外地人到了北京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在北京谁也不在乎你是谁,不管你多么自信,多么信心百倍,多么踌躇满志,也必然要看到比你更优秀、更突出、更耀眼的人多得是,比你更有钱的人多得是,比你官大的人多得是,比你更大腕、更大牌的人多得是……只要一比,你就会立刻变得很小、很微不足道,连广场角落的一块铺地砖都不如。于是转念,中国之大,行业之多,岗位之杂,自不胜说,但对一个认真生活的人来说,只能安分守己地做好手中的每一件平凡的工作,在平凡中日积月累,一直把平凡堆塑成不平凡。说不定有希望能够在天安门广场上当一块铺地砖呢!就纪念碑上的那些名字不也曾经是普通人、平凡事、也是衣食父母所为吗。这样一想,心中的卑怯之结也就释然了。人,应该热爱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包括职业,包括随遇而安,包括立德、立言、立行。人,不能等到失去的时候再去珍惜,而是要珍惜现有。

  北京虽好,但对于来说,目前只有站在这联想桥上“联想”的份了。一个人生在世上,谁也不能同时待在两处你喜欢的空间里!

  关于北京的优美散文 北京的风

  从来没有见过北京的风温柔过,更别说什么温软之类的话,连春夏的风都一如既往地粗犷,更何况是冬天的风。如果称之为“寒风”,我又不开心了,因为风没有那么凛冽,只是不解风情罢了。

  她有时候像个无理取闹的女子,有时候又像是个脾气暴躁的男子,更多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坦率,直接,反复无常。她不会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直接地表露在脸上。她不懂得如何收敛,不知道光芒四射会灼伤到他人,不懂得谦让,不懂得含蓄,这并不能怪她,或许她以为亲密接触就是表达爱的方式,她不知道爱也会有伤害的副作用。

  今天的风比往常更甚,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去说了,我以为是风的缘故,车失约迟迟不到,结果让我在风中等了很久,看她那架势,就知道她今天很生气,要好好泄愤一下。所以,人们都尽量不去招惹她,谦让着她,当头发狂乱起舞的时候,她更加疯狂了,避让只会促进她的张扬,让她更加跋扈。

  我以为所有的一切都会输。因为风太强大了,对于足够强大的事物,我们只有忍让。对于势不可挡的力量,有时候屈服会比张扬的效果更好。

  但是,今天,车没有输,依然在风中快速地前行,我一帆风顺地到达目的地了,和往常差不多的时间点。我知道肯定是时间出来调停的,因为时间是再公正不过的法人了。

  多么渴盼风能够善解人意一些,只能幻想风吹过耳际,拂过面颊,想想她隐藏着的那多情一面,如果她懂得人情世故的话,可能,她就不会嚣张跋扈了。可是,那时她的天真,她的棱角都被磨平了。

  我突然想起我以前不喜欢玉,因为我觉得她太圆润了,那种光润圆滑,没有特别的棱角,已经随着时间的磨练变得八面玲珑。但是,细细想来,她身上难道没有内敛的气质吗?她从来不会去炫耀自己拥有的东西,她的温润,她的冰清玉洁,因为它没有自卑,却很好地将人们的自卑心理给遮掩了。

  人们不是常说树大招风吗?如果可以使自己的光芒没有灼伤的能量,如果可以养精蓄锐的话,那么这种成熟也是好的。即使放在最孤寂的地方,它不凋落,放在最热闹的地方,它不张扬。因为她的饱满,足以可以包容所有的一切。

  我突然开始欣羡这样的成熟,没有那么世故,可以以包容的心理容纳所有的一切。没有责备,没有抱怨,使自己温暖的同时带给周围的人一丝温暖,或者用自己的文字,自己的笔触去帮助周围的人,去接受周遭的一切。

  上帝是公平的,风拥有她的天真无邪,玉拥有她的光洁温润,这些都是谁都替代不了的。如果将两者互换的话,那么就可能失去了事物的本质。

  也许,我没有那么成熟,没有那种气质,但是,身上还是有可爱之处,就像风,不懂内敛,只会张扬,但是她的张扬,让生命看到希望,给生命带来希冀,玉,虽然温润如水,内敛含蓄,但她没有风的天真,失却了本身的面目,人,最重要的是保持自己的本色。不管是天真,还是成熟,那不过都是成长的过程。

  关于北京的优美散文 话北京

  清晨,我漫步在北京的桥上,听着那魂牵梦萦的音乐,看着那挤挤的行人,俯视着流淌的汽车,心陡然生疼:

  那红墙黄瓦的高大宫殿,已不再不适合现代的建设、却与素颜倩妆的水墨画浑然天成,高贵的浅墨色,淡雅的灰白色,无一不昭示着北京的清高与令人神往。或许用千年的红黄与现代的装饰,合成这一千年的梦,生就一派悠然,自成一曲高大。

  桥是北京五彩斑然的梦,古老而深邃的金水桥,悠悠绵延的长安街,方方正正的四合院,鳞次栉比的高楼,喧嚣的街口,车流的潮水,一切都是现实,一切却又显的那般的无奈,也许是梦?放佛一切让人甘愿从此沉沦下去或者仓皇出逃,又挺立起来踮脚的向往,令人心碎,更令人感动,泪,潸然泪下。古装的才子佳人是高傲的,因为他们曾携手走过一段悠远的金水桥,而非一世空虚,甚至雕龙画栋里有他们相拥的身影,他们的梦简单而纯粹,相信拥有的一切是苍天赐予,如今豪门的梦简单又复杂,一如沉默而稳重的中轴石板,一如春天肆虐的沙尘暴,高楼的最强音也许为他们播出。从此,沉醉,沉醉,不知归处,却惊起一滩鸥鹭。

  天安门教人醉,人民大会堂教人醒,一醉一醒,醉后复醒,是北京不变的旋律,他从红墙黄瓦中发出声音:这是豪门的天堂,这是穷人的地狱,地狱也会变成天堂,天堂也会变成地狱。生生不息的人扬起逐渐卑微的双眸,让筋骨撑起一片天地,让汗水治疗筋骨的哀伤,这样湿面的泪便不再苦涩,至少可以微笑着流泪,至少还有一个相随一生的千年梦。

  颐和园的山有复苏的温柔,流出的水透着邓世昌战舰沉没锈迹,那一块一块的石头磨破了多少劳动者的血衣,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即使是修建的人也门槛不及,这样凄美的场景,只消一眼,即可令人永生永世永不相忘。那,应是醉了细雨,愁坏了弱体的露珠在唯一的挣扎了吧?

  古筝响起,唱一曲悲欢离合,钢琴弹奏,留恋的北京应了谁的思念,又应了谁的笑脸?正如前世今生,在这个延续了千年的梦里,谁遇上了谁,谁又错过了谁?

  繁华中,沉寂了千年的梦,渐行渐远的脚步,落下的是尘土,积淀其中的是无声。

本文来源:https://www.xuexila.com/yuedu/sanwen/shuqing/6100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