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午门听来的故事

午门听来的故事

  午门听来的故事

  郭训民

  每年的国庆节大假,我都要在北京转上几大圈几小圈,打发漫长的假期。大圈要转到延庆密云和平谷,去看京郊外围的景色,小圈则在故宫鸟巢颐和园溜达,顺便拍些照片发给朋友们。

  去年的国庆节,我和老伴及赵成群老师在景山公园的那棵古老的槐树前,听导游讲了崇祯皇帝被闯王重兵围困,就在眼前这棵槐树上自缢而亡,结束了一个朝代。导游讲的生动鲜活,小插曲不断,听得我们如醉如痴,于是,今年的国庆节,我还想如法炮制,再去免费听点有趣的故事。

  还别说,今年的10月1日,我和老伴来到午门前,又听到了更生动的故事,健谈的导游滔滔不绝,把各地游客听得频频点头,我们立马停下脚步,驻足倾听:同志们,你们可能都听说过,这午门原来是杀人的刑场,其实这话并不靠谱。诸位想想,有谁会把杀人的刑场设在自己的家门口?更何况是皇帝的家门口,这不吉利呀!但这午门又的确是行刑的地方,有的大臣犯了重罪,为杀一儆百,皇上在端门传下口谕:“推出午门,廷杖!”(多数人听说的是斩首)廷杖是当时的一种重刑,类似于人们常说的四十大板。但午门的这顿廷杖,足以震惊朝野,威慑群臣。要说起这廷杖的来历,还有一段很有意思的传说哩。

  据传,自明朝开始,明太祖朱元璋就取消了宰相这一职务,他担心宰相这一职位位高权重,难以制约,便建立中枢省,把宰相负责的军政要务工作全分到中枢省,中枢省由7人组成,大家各分管一摊,谁也不管谁,属于平行级别,到清朝时改为军机处,现在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大概也是依此而来的。

  这种体制的问题也随之出来,他们这些人中如果有人犯了朝纲,由谁来管束呢?于是又产生了一个专门管他们的部门——东厂,说白了,东厂就是专管这些大臣的机构。大臣之中谁要犯了律条,皇上坐在端门,由东厂人负责在午门前施刑,东厂的工作人员就是负责廷杖这些犯罪大臣的。那时得廷杖可是要分三六九等的,我们在《水浒传》里知道当时打犯人杀威棒轻重是不同的,这廷杖虽说是在皇帝的眼皮底下,工作人员下手也是亲近远疏各有不同。

  当皇帝发出“推出午门,廷杖!”的口谕后,东厂的工作人员迅速把绳捆索绑的罪臣推到午门东南角的一个地方行刑。至于打得轻重,则要看挨打的大臣和东厂负责人的关系如何了。如两人关系很好,负责人就会发话:“给我狠狠地打!”说完他还要撩开长袍,把脚露出来,他的双脚呈正八字形,工作人员一看就明白了。看着下手挺狠,实则落点很轻,打完后什么事也不会有,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若和东厂负责人关系一般,他就会发话:“给我好好地打!”撩开袍子时,双脚是平行站立的,这意思就是比刚才的要狠点,但也不至于打坏,打完之后并无大碍。如果挨打的大臣和东厂负责人有过过节,那可就糟了,东厂负责人会说:“给我用心打!”再看他袍子下面的脚呈倒八字形,行刑的人明白,打这人得下死手,看似下手不重,实则落点不轻,不是皮开肉绽,就是筋骨俱损,不光走不了路,成了废人,估计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久了。

  在皇宫大院内,在红墙碧瓦下,在天子眼前,都能演绎出这样耐人寻味的廷杖故事,看来,人际间的关系网并不是今人的发明,其实它古已有之了。午门前的人越聚越多,那位滔滔不绝的导游带着他的团到别处转悠去了,我们也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穿过午门西边的拱门,到中山公园散步去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