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北京名人

1938年卢作孚为何招餐梁漱溟?

938年卢作孚为何招餐梁漱溟?"

撰文:刘重来(西南大学教授、重庆市文史研究馆馆员)1938年3月初的武汉,由于日本侵略者正大军压境,整个城市弥漫着紧张的气氛。3月8日晚,正忙于战时交通运输的国民政府交通部常务次长卢作孚突然来到武汉德明饭店,宴请他的好朋友,刚从外地考察归来,正下榻于此的梁漱溟。作陪的还有他俩都十分熟悉的老朋友——著名教育家黄炎培。一向不愿应酬宴请的卢作孚为什么会在公务极为繁忙之时宴请梁漱溟呢?这个谜底,在近年出版的《黄炎培日记》中才被揭开:黄炎培在这一天的日记中写道:“1938年3月8日,夜,作孚招餐德明饭店,听梁漱溟报告与毛泽东谈话。”原来卢作孚宴请梁漱溟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急切想知道梁漱溟不久前去延安访问时与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谈话内容。就在两个月前,即1938年1月5日至25日,梁漱溟曾赴延安参观访问,并和毛泽东多次长谈。这次访问在当时社会各界引起极大反响,卢作孚也非常想知道梁漱溟与毛泽东谈话的详细内容。

938年卢作孚为何招餐梁漱溟?"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图 | 1938年1月在延安,毛泽东与梁漱溟彻夜促膝长谈梁漱溟为什么要冒着严寒和交通不便亲赴延安呢?他后来在《自述》中道出了他的动机:“一是对于中国共产党作一考察;二是对于中共负责人有意见要交换。”在20天的考察中,梁漱溟惊讶地看到,延安是“在极苦的物质环境中,那里的气象确是活泼,精神确是发扬”,因而他心中充满了敬佩。而梁漱溟更想听听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对中国抗日前景和建设新中国的看法。十分难得的是,在延安,他和毛泽东前后进行了8次谈话,除了2次礼节性寒暄外,其余6次都是长谈,甚至有2次是彻夜促膝长谈。梁漱溟在回忆他与毛泽东长谈的感受时说:“此番会晤,在我印象上甚好。古时诸葛公称关美髯曰逸群绝伦,我今亦有此叹。他不落俗套,没有矫饰。从容、自然,而亲切。彼此虽有争辩,而心里没有不舒服之感。大致每次都可以让你很舒服地回去。”对于抗战的前途,毛泽东的抗战必胜的信念和分析让梁漱溟特别敬服。临别时,他对毛泽东说:“毛先生,可以这样说,几年来对于抗战必胜,以至如何抗日,怎么发展,还没有人对我作过这样使我信服的谈话,也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文章。您今天的谈话使我豁然开朗,精神振奋!”实际上,不仅是卢作孚急切想知道梁漱溟与毛泽东的谈话内容,而梁漱溟也急于想把他与毛泽东的谈话详情告诉卢作孚。这是因为,他们是彼此最信任,最知心的朋友。按照梁漱溟的说法,他们是“在精神上彼此契合无间”的朋友。梁漱溟一生中交往的朋友非常多,但让他最怀念、最敬佩的朋友,则当数卢作孚了。自改革开放以后,梁漱溟竟先后写了4篇文章怀念已去世30多年的好朋友卢作孚。如1983年,已90岁高龄的梁漱溟写了一篇题为《怀念卢作孚先生》的文章。文章第一句就说“卢作孚先生是最使我怀念的朋友”。这个“最”字道出了卢作孚在他心中的分量是多么重了。

938年卢作孚为何招餐梁漱溟?"

图 | 1949年10月10日卢作孚(右)和梁漱溟在重庆北碚合影,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张两人合影梁漱溟称赞卢作孚是一位“胸怀高旷,公而忘私,为而不有,庶几乎可比于古之贤哲”的人。梁漱溟写道:“我常对人说:‘此人再好不过!他心中完全没有自己,满腔里是为社会服务的事业。这样的品格,这样的人,在社会上找不到。’”最感人的是1988年5月,梁漱溟已重病垂危,正在医院抢救。但就在此时此刻,他还念念不忘为纪念好朋友卢作孚诞辰95周年写一篇文章。但他已无力握笔了,就让在一旁侍疾的儿子梁培宽代笔。梁培宽在《侍疾日记》中道出了原因:“卢先生是父亲最敬重的朋友。”《黄炎培日记》里没有记载卢作孚听梁漱溟讲述后的感想。但卢作孚听了后立即作了一个决定:邀请梁漱溟到他创办和主持的民生公司做延安之行的演讲。由此可以看出卢作孚听后受到多么大的启示和鼓舞,他想让整个民生公司的员工都能分享。1938年8月,梁漱溟来到重庆,此时卢作孚仍在武汉忙于战时水陆交通运输工作,但他仍热情邀请、安排梁漱溟到民生公司为全公司员工做延安之行的演讲。8月9日,梁漱溟来到民生公司做了题为《陕北观察所得》的演讲。民生公司所办的刊物《新世界》在登载这一演讲前的按语中写道:“总公司8月9日朝会,敦请梁漱溟先生讲演。梁先生于今年1月,曾作陕北之行,特将陕北观察所得,及与毛泽东先生谈话之梗概,择要记述。”由于当时没有录音设备,记录员所记虽十分简略,但仍将梁漱溟演讲的精髓保留了来。其要点如下:一是“中共已放弃对内斗争,一致抗日”;二是对国共合作问题,“中共目前的态度是简单的,确定的,‘只要抗战,一切都好’”;三是中共“对抗战前途,是乐观的”;四是“中共对中国前途,认为抗战中需要实现民主,然后和平地转到社会主义,转到邈远的共产(主义)”;五是中共“目前愿共同抗战,胜利后愿共同建国,永不再需对内斗争”;六是中共“关于政权问题,并非急切需要,只求被认为政党,给与正式地位而已”。应该说,梁漱溟在民生公司所做延安之行的演讲内容,也应是他在卢作孚宴请中所讲大致内容,只不过私人场合更详细更具体罢了。幸而这个演讲记录被民生公司主办的《新世界》及时刊登出来,使我们今天能够大致窥知当年卢作孚宴请梁漱溟时,梁对卢的谈话内容。在国民党严密控制的陪都重庆,身为政府要员的卢作孚竟然邀请梁漱溟到民生公司,在公开场合大讲延安之行,大讲中共领导人对抗战前途,对建设国家的主张,卢作孚的这一决定,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也深切体现了梁漱溟与卢作孚确实是心心相印,“在精神上彼此契合无间”的好朋友。原文载于《世纪》杂志2019年第2期,责任编辑:周峥嵘,新媒体实习编辑:钟凯月。本文为《世纪》杂志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邮箱reflections@thepaper.cn告知,侵权必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