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北京名人

1963年刘少奇案,周总理限期5天破案,办案人_一生最惊险的时刻

为确定自己的统治地位,蒋介石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建立了强大的特务体系,对外残酷镇压中国共产党和其他反对势力,对内则剪除异己。一时间“军统”“中统”“豪杰并起”,戴笠、毛人凤等特务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残忍而又诡谲的国民党“特务明星”。

国民党反动派在退守台湾之后,亦贼心不死,妄图用刺杀我党主要领导人的方式来制造混乱,以图反攻大陆。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国民党反动派精心组织了一些刺杀活动,包括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核心领导都成为了他们刺杀的对象。

当然这些邪恶的刺杀活动均被我情报组织干脆利落、一一破解。国民党的刺杀活动往往计划缜密,不惜时间、人力、物力,而我方破解其阴谋诡计的事迹,尤以1963年在柬埔寨刺杀刘少奇最为惊险。

60年代,为搞好整个远东地区的关系,中方领导人进行了大规模的出国访问。1960年,周恩来访问柬埔寨,与西哈努克亲王亲切交谈,两国的关系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鉴于中国和柬埔寨的关系达到了蜜月期,台湾当局因此推断,中共必然会在近几年再次派领导人访问柬埔寨。果不其然,1961年,我国情报人员截获一则台湾情报,显示台湾已经知晓刘少奇将于近年来出访东南亚等国,并妄图制造事端。

当年10月,在蒋经国的策划下,台湾派出“王派特务”张霈芝抵达在南越西贡的特务站,密谋刺杀刘少奇。此时南越正在吴庭艳的独裁统治之下,由于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关系密切,故国内遍布反共的各种间谍组织,就连台湾都在南越有所谓的“大使馆”。当然,这个“大使馆”实际上就是台特在东南亚的大本营。

963年刘少奇案,周总理限期5天破案,办案人_一生最惊险的时刻"

吴庭艳和美国“朋友”

张霈芝的经历可不一般,精通东南亚各种语言,自18岁就投入戴笠门下,学习特工技术,大名鼎鼎的日本特务川岛芳子被捕他都参与过。

张霈芝当时已是上校军衔,也是台湾情报局局长叶翔之的左膀右臂,自国民党败退台湾之后早已“封刀已久”。此次能执行这样重要的任务,让他又兴奋又紧张。

963年刘少奇案,周总理限期5天破案,办案人_一生最惊险的时刻"

张霈芝

在西贡盘亘数日后,感觉时机似已成熟,张霈芝接台湾方面要求,进入柬埔寨境内,在金边建立了特务站。张霈芝荣任站长,同样经验丰富的国民党特务农稔祥任副站长。除了集结了一批国民党特务中的精英分子之外,张和农还在柬埔寨当地召集了40余人政府反对党组成的亡命之徒,以备急用。台湾当局将刺杀刘少奇的行动称之为“湘江计划”。自此,以张霈芝和农稔祥为首的国民党特务组织在柬埔寨伺伏下来,以待时机。

当然,面对台湾当局的阴谋诡计,我方情报人员也积极行动起来,积极探寻柬埔寨当地的爱国力量,发展当地的情报人员。这时,一个名叫肖成的在柬华侨,成为了破除此次刺杀事件的“关键先生”。

肖成原本是广东人,入了越南籍之后迫于生计在越南和柬埔寨之间做点小生意。越南内战造成国内形势混乱,为避免被拉去做“壮丁”,肖成举家偷渡至邻国柬埔寨金边,自此在金边安家,做点小本买卖。

肖成的儿子肖广接受进步思潮的教育,对中国十分向往,但以老肖目前的家庭条件,想送儿子去大陆看不到什么希望。有一个跟肖成有着生意往来的许姓商人了解到这个情况后表示,肖成儿子想去中国大陆发展的费用和关系由他来承担和寻找。但是有一点,肖广到大陆后需要向自己提供各类情报。

肖成明白许姓商人即为台湾在柬埔寨的特务,与特务打交道恐有杀身之祸。但面对肖广的一片热情,作为父亲的他又不忍放弃这个机会,于是与肖广商议,一旦抵达中国大陆就与台特划清界限,过自己清清白白的人生。

许姓商人将此事汇报给时任台特金边站副站长的农稔祥。农稔祥大为高兴并认为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不但满口应允此事,而且还让肖广在金边站进行了为期4个月的特务训练。肖氏父子只将此事作为到达中国大陆的跳板,故也没放在心上。但没有不透风的墙,肖广成为台湾当局内线的事情还是暴露了。

起因是一场平常的篮球赛。肖广在比赛的时候,不慎将农稔祥颁发给他的台湾特务训练证明掉在了球场上。同时,一则台湾“上峰”命令肖广潜入大陆,进行情报工作的文件也夹杂在此证件中。这两件东西恰好被金边某爱国华侨的子女捡到,遂报告给了中国驻金边大使馆领事主任张扬。

张扬得到此讯息后不敢怠慢,对肖氏父子进行了调查,发现两人和台特金边站副站长农稔祥联系紧密。经汇报上级,张扬决定将这两位颇有爱国情怀的华侨父子转化过来,为我所用。

在1961年岁末,肖广按照农稔祥安排去中国大使馆申请护照,预备进入中国某华侨学校学习。张扬早已布置下人手,将肖广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张扬对肖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进行了长时间说服教育。肖广本身对台湾当局也没什么好感,只是想靠着这本特务证回到祖国。在张扬的劝慰之下,肖广迅速将实情全盘托出。

父亲肖成知道此事后,也主动来到中国大使馆向张扬主动坦白。张扬乘势对肖成父子进行了统战,表明之前一切事都既往不咎,肖广拿到护照之后,继续不动声色潜入中国大陆,为台特提供“情报”。肖成则继续在金边做自己的生意。

本来就不喜欢台湾当局那股阴森森故作神秘的做派,肖氏父子对这一结果自然是大喜过望。不久,肖广如愿来到了中国大陆,而肖成则渐渐地成为了我方的情报工作者。谁也没想到,这位老实巴交的华侨肖成,成为了破除刺杀行动关键的一环。

由于肖广在广州为台特提供了众多由我方加工过的“情报”,他俨然成了农稔祥培训出的“得力干将”。由于儿子的不错表现,熟悉越南和柬埔寨的肖成也成为了台湾方面在金边的“红人”。农稔祥等人看肖成“诚实可靠”,嘴又严实,很多台方的绝密情报均交由其传递。作为一个普通的柬埔寨华侨,肖成居然借此进入了台特的核心地带。

1963年3月,中国发布了刘少奇即将在4月底和5月初访问东南亚诸国的消息,柬埔寨跟南越接壤,政局不稳,内部亲美势力较大,且金边站在张霈芝这名资深特务的带领下,这两年来势力发展迅速,台湾当局经过综合考虑,决定在柬埔寨执行刺杀刘少奇的任务。

而这一切让张霈芝和农稔祥认为在此两年多的蛰伏终于没白费,开始紧锣密鼓地操办起刺杀事宜。为了这次任务,张霈芝准备了投毒、定时炸弹、人群中扔手榴弹等方案,均由于没有实操性而被一一否决。由于距离刘少奇访问柬埔寨尚有一段时间,台湾当局最终决定在刘少奇访柬的路基之下布置炸药。

在1963年4月,随着刘少奇开始访问东南亚,台湾和我方在情报界的博弈开始变得愈加复杂和凶险起来。台湾当局显然把这件事当做了顶级的情报行动,开始从南越向柬埔寨以秘密邮袋的方式运送刺杀的各种用具,包括炸药、雷管、消音狙击步枪等。而我方则派出了以调查部一局副局长袁庚为队长的先遣队,来到金边与张扬等人会面,着手刘少奇访柬的防务。

袁庚一行来到柬埔寨之后,关于这次刺杀事件却一直找不到突破口。而在此时,肖成这边带来了重要消息,刺杀者终于露出了狐狸的尾巴。

963年刘少奇案,周总理限期5天破案,办案人_一生最惊险的时刻"

60年代的柬埔寨金边

原来,有南越特务从边界上给肖成带了一盒“电子元件”,再三叮嘱让他亲自交给农稔祥。“笨手笨脚”的肖成拿给农稔祥的时候不慎丢掉了其中一支,没想到此事让农稔祥大为光火,在验货的时候当场责备肖成太粗心。

肖成随即把此事汇报给了张扬。张扬和袁庚向肖成详细询问了零件的大致模样后断定——这些所谓的“电子元件”就是雷管!雷管是引爆炸药的装置,那么表明其他暗杀的炸药、枪械等已经要陆续由南越运入柬埔寨国内,情势已经相当危急了!

肖成还带来了另一件极为重要的消息:自收到雷管后,农稔祥已连续向西贡发出了10封密信,由于南越特务这几天无人,均积压在交通站中。

袁庚、张扬等人认为这几封密信事关重大,其中很可能涉及刺杀刘少奇的关键信息。于是,在二人的布置下,肖成不动声色的从交通站将那10封密信成功取了回来。

打开这10封密信,有着多年保密工作经验的袁庚就觉得不简单。这些密信字与字之间行距十分宽,纸张比普通纸要厚且经过特别处理。他隐隐觉得,破译这几封密信,应该是破除台特阴谋的关键,并且解密的速度必须要快,不然肖成的身份一旦暴露,之前的一切努力将前功尽弃。于是,袁庚马上将此事报告给上级部门,上级部门决定秘密派送解密专家来金边专项处置此事。

中方随即将掌握的台特在柬埔寨的活动情况,以及准备进行大爆炸的意图通报给了柬埔寨。听到这些情况后,西哈努克亲王有些惊慌失措。为规避风险,他起初建议中方安排刘少奇推迟访柬。

西哈努克亲王做出这一决断是很有原因的。美国为了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纠集东南亚的亲美国家签订了《马尼拉条约》。但柬埔寨却对这一条约不加理会,这使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大为恼怒。故在1959年至1961年,西哈努克亲王先后经受过美国特务组织的三次暗杀,对这些人的无下限的伎俩深有领教。

963年刘少奇案,周总理限期5天破案,办案人_一生最惊险的时刻"

西哈努克亲王和王妃

但是此时,我国正与东南亚诸国建交不久,如果随意变动访问时间,容易引起两国人民的不安,国际社会一些敌对势力借此煽风点火,整个国际舆论将对两国不利。

此时10封密信尚未破解,整个情势还在云里雾里。当刘少奇在结束缅甸的访问后,便有我方安保负责人向刘表示了对访柬的担心。但刘少奇对此淡然一笑,表示并不畏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1963年4月25日,在刘少奇访问柬埔寨只有5天之际,周恩来已经请示毛泽东和刘少奇本人,向此次行动的所有人员发出密令——限期5天破案,访问如期进行。

听到这一消息后,柬方迅速行动起来,将大部分军队调进了金边,并进行了戒严。同时,随着公安部派出的解密专家抵达金边。经过两天两夜不懈地奋战,10封信的谜题也迎刃而解。

这10封信基本囊括了整个行动的所有细节。首先是整个活动的地形图。台特张霈芝等人提前在抵达柬埔寨王宫的路旁购置了一幢四层楼房,其中一层在地下,方便他们在此必经之路下埋藏烈性炸药。

其次是参加这些行动的人员,有大约40人的柬埔寨政府敌对分子以及越南人和台湾人。肖成在名单上看到了一个“老熟人”——陈达昌。此人和农稔祥颇为熟稔,自己也和他有生意往来。事实表明,此人成了此案的一个关键突破口。肖成利用自己跟农稔祥的关系,迅速弄清楚了陈达昌的住址和行踪。

这封信还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如果西哈努克亲王和刘少奇共坐一辆车,台湾方面将密令特工人员坚决进行引爆,争取将事态扩大化。这让中方的情报人员均感背后一身冷汗。

当我方代表将这些解密的信件影印后送到宾努亲王手中时,亲王十分气愤台湾当局的险恶用心,同时也对我情报人员感激的表示,此案大如天,是中方保护了柬埔寨王室。肖成随即将恢复后的信件又送回了越柬边境的交通站里。在台特的眼中,这一切似乎并未发生。

1963年4月26日,经过我方情报人员的追踪,终于找到了陈达昌和其他同伙的住处——即密信中所写的那栋四层高楼。此楼对面是一个加油站,如果炸药启动会引爆加油站,引起巨大的爆炸,此时在这条路上行进的车辆将无一幸免。

28日,由于柬埔寨市内戒严,敌人似乎已经深感不妙。陈达昌等布置炸药的四人乘坐一辆吉普车准备逃往南越。但还未走到越柬边境,几人随即被中柬配合抓捕。

眼见阴谋败露,陈达昌对台湾当局的此次计划都言无不尽,争取宽大处理。我方随即来到布置炸药的坑道,将所有炸药和武器都收缴一空。此时,“湘江计划”似乎已经告破了。

但这个惊天大案并未结束。早在1963年4月19日,我方就截获了一则密码电报,显示“湘江计划”除了用大爆炸的方式之外,还有备用计划,就是当西哈努克亲王与刘少奇在户外参观的时候用消音狙击步枪射杀。这个备用计划由国民党的另一位老牌特务廖时亮一手负责,只有台湾情报局局长叶翔之知道,连在金边驻扎的张霈芝、农稔祥等重要人物都不知情。

廖时亮在解放战争中被我解放军抓获过,可谓我方情报人员的“老朋友”,他的姐夫和姐姐均在我国重要部门工作。获悉此消息后,我方立即告知廖时亮的老同学罗炯林去香港,给他带去了其姐姐、姐夫的亲笔书信,意即让他放弃幻想,停止刺杀行动。

廖时亮不愧是一只老狐狸,表面上假意应允,其实贼心不死。在4月28日,台特的“大爆炸”计划告破后,廖时亮悄无声息地联系了金边组的一名特务,并将一支消音狙击步枪交付于他。这名特务随即将枪械交给了在柬埔寨深藏多年的台湾特务朱兆明实行狙击暗杀活动。

伪装成花花公子的朱兆明这几年和柬埔寨几名爱国华侨打的火热,借此也打探了不少情报,是台方情报组织涌现出来的新秀。廖时亮此次将朱兆明委以重任,也是看重了他在柬埔寨的人脉。

朱兆明也不负众望,打探出了刘少奇和西哈努克亲王在湄公河一带观赏龙舟的具体路线。但在实地观测的过程中,由于柬方在此路线上布防甚严,朱兆明只好将消音步枪藏匿在了渡口。

963年刘少奇案,周总理限期5天破案,办案人_一生最惊险的时刻"

湄公河畔的金边

朱兆明自认为此事十分隐秘,随后将此次实地观测情况写成密信从柬越边境报出。此时台湾的柬越交通站早已被我方情报人员控制,随即将此密信截获,经中方大使馆解密专家破译后迅速转交给柬方。

4月28日,柬方开展了专项抓捕行动,“湘江计划”中的重要人物张霈芝、农稔祥、朱兆明等台湾高级特务悉数落网,当然还有他们手下的40余名柬埔寨人、印度人、越南人。

在抓捕的过程中,我方发现台特的阴谋计划还不止这两个。在农稔祥的住所中搜到了一瓶农药,据说是预备在刘少奇赴宴的时候投毒,还搜到若干手榴弹和定时炸弹,都是预备在人群中投掷,实施爆炸。至于炸药、枪械等各类杀伤性武器更是数不胜数——此时距离刘少奇访柬只剩下48小时。

这一幕让饶是有着多年军政、外交、情报工作的袁庚回忆起此事也表示,此案是他“一生中最惊险的时刻”。

虽然此次抓捕行动可谓大获全胜,但西哈努克亲王却心有余悸,再次询问中方,在此形势下是否推迟甚至取消刘少奇的访柬计划。刘少奇听取了我方情报人员对于此次案件的汇报之后,对我情报人员做出的努力进行了高度评价,并毅然决定访柬如期进行。西哈努克亲王得知此消息后,曾经感动地对周围的工作人员说,刘少奇主席是用生命把友谊送过来的。

963年刘少奇案,周总理限期5天破案,办案人_一生最惊险的时刻"

刘少奇受到柬埔寨王室的热烈欢迎

而事实证明,柬方对于刘少奇此次访问十分重视。1963年5月1日,当刘少奇携夫人王光美走下飞机的扶梯时,柬方鸣响了21门礼炮以示欢迎,柬方的王后和亲王也亲自在机场迎接,可以说给予了中方非常规的礼遇。

在随后的访问阶段,柬方成了负责刘少奇安保工作的专班,西哈努克亲王亲自挂帅,对刘少奇下榻的酒店进行严密的检查。同时,对宴会所有膳食进行严密的管控,甚至派出安全人员进行试吃。在柬方的不懈努力和中方的积极配合下,在经过5天的友好访问,刘少奇安全返回了我国。

被捕的张霈芝和农稔祥被柬埔寨当局判处死刑。台湾方面一方面不承认这是自己所为,一方面台湾国民党情报局局长叶翔之又暗中运作,要保住张和农的性命。柬埔寨是佛教国家,国内也普遍比较抵制死刑,张霈芝和农稔祥就这样捡了一条性命,但被羁押在柬埔寨的监狱里。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发生政变。柬埔寨亲美分子朗诺掌握了政权,这让在监狱里度过了将近7年的张霈芝和农稔祥看到了希望。果然,朗诺随后立即释放了张霈芝和农稔祥等人返回了台湾。

破获“湘江计划”的关键人物肖成,随后成了台特秘密谋杀绑架的对象。为了保护他的人生安全,周恩来亲自指示将他一家七口辗转安置到广州生活。自此,肖成也圆了自己返回祖国生活的梦。

“湘江计划”是国民党特务谋杀我国领导人的诸多邪恶计划之一,暴露了当时台湾国民党特务的毒辣和残忍。在这些计划的破灭过程中,无一例外地显现出我国领导人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当然我国情报和安保人员巧妙的斗争艺术和涌现出来的当地华侨爱国热情也是不可磨灭的。正如在这次行动之后,陈毅盛赞破除“湘江案”的“幕后工作者”,称领导人“光鲜亮丽”的背后是情报、安保人员的默默付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