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不为乔家大院哭泣

不为乔家大院哭泣

乔家大院因央视播出的电视剧《乔家大院》、与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台湾著名导演侯孝贤合作的电影《捧红灯笼》而风靡国内外。 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一个近代发了财的乔姓普通商人,很受欢迎。 谁都知道不算数,一群黄头发蓝眼睛的五彩老外也来朝圣了。

乔家大院的火爆,充分证明了媒体的强大号召力。 尤其是至高无上的权威之力,更是相信一夜之间牛粪可以吹成香饼。 电影《乔家大院》引爆了几位雄心勃勃的官员,推出了几位集巨资的巨星,造就了远古时代赫赫有名的商人英雄。 本来,电视节目是艺术品,但模特和演员却被当作神来对待。 当然,我们的大院子已经变成了宝藏,在金手指下,也成了取之不尽的旅游聚宝盆。

乔家大院一时间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特别是在煤炭山西,祁县是少数没有煤炭的县之一。 正愁挖不出地底黑金。 有了乔家大院,海内外游客络绎不绝。 近年来,来山西出差的外省客人都希望到乔家大院参观。 每次站在乔家大院门口,看着滚滚车流,仿佛都能听到点钞机滚滚的声音。 早在多年前,占地不到100亩的旅游胜地乔家大院,年票房就高达3000万。 对于资金紧张的祁县来说,这是没有资本的一大块肥肉。

看到乔家大院的每一次人工修整,看到四周升起的水泥艺术结,看到翻滚的商业浪潮逐渐将这个小院子抹去。 作者的脑海里有无数的情感要写。 算了,这样走过无数个景点之后,生病的不是乔家大院。

近日,乔家大院被评为5A品牌,极大地伤害了祁县和晋中的人民。 各级干部也咬牙切齿,省内主要领导也怒了。 关键信息是压倒性的。 乔家大院被关闭十天整改自查。

乔家大院又开始营业了。

写这篇文章就漏掉了陷入麻烦的嫌疑。

乔家大院的经理不明白神的道。 当你有一个大红色的日子时,你应该想到一个你有一个大黑色的日子。 如果你头脑冷静,长期寻求一百年,它不会被当作桌子上的大点心(典型)而被大家吃掉。

这篇文章不打算拿乔家的大院来开辟。 因为对失去的人员再踩一脚是不好的。 不为乔家大院哭泣,不为我们山西的明星景点惋惜,只为中国的文旅产业悲哀。

由于中国很多著名的文物古迹都被开发成遍地的摇钱树,因此纷纷进行操作制作“大包皮”。 魏琐碎的描述是用大拇指把阴茎变成一个大而有力的蝙蝠。

不仅仅是乔家大院。

我们经过了江南某省的一座佛教圣山。 本来打算进去在路上烧香磕头,但是景区的“包皮”离神山很远。 只好进了山门,坐班车,七关八阵,左右拐弯,看着眼前的大雄宝殿,简直是遥不可及。 当他跪在圣者面前时,双腿微微一颤。 拜完之后,二话不说,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逃走。

某省道教名山也是如此。 也是世界文化遗产。 关卡设置巧妙,收钱,进出的商业狂喜,就是出不来。 就算上山向神灵磕头,老大心里也难受。 离开山门,就可以胡说八道这鬼地方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了。 事实上,山是神圣的,只是因为割礼令人厌恶。 我们还能做什么? 旅游景点都是车站内的餐厅,被宰了也没关系。 不管怎样,他们都是游客。

后悔怎么办? 意见有什么问题。 你说你一路来,后悔看到,后悔没看到。 哑巴吃了黄连,算了。 中国人口众多,13亿人花费一美元,足以养活这些文化酒店。

山水景区割包皮也情有可原。 总之,休闲看风景,人造绿植和凉亭可以锦上添花。 文物不一样。 它们是多余的,层层叠叠的水泥和小玩意儿,把客人压得喘不过气来,让人胃口大开,让人食欲大开,降低了观赏历史和文化的兴趣。 现在中国人过上了更好的生活,他们有空闲的钱可以玩和充电。 有的在国内被宰的次数多了,气得干脆跑到国外看风景,买洋货,开阔了眼界。

如果以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为生计,那就太无能了。

文物不同于自然山川。 文物是历史文明的积淀。 每一件历史遗迹都充满了历史的沧桑,都承载着过去时代的文化密码。 它的年代、建筑风格、风格、朝向,甚至每一块砖墙都可以诠释出当时的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的发展水平。

城市可以建,但文物不能建。

在乔家大院关闭整顿期间,笔者专程前往祁县乔家堡。 只是短短的三四年时间,已经面目全非了。 位于祁县以东十余公里的东莞镇,是祁县省级工业开发区。 以前东莞镇和乔家堡之间有两公里多的田间空隙,现在208国道过马路两边店铺林立,与乔家堡直接相连。 路很宽,灯火通明,感觉城市很密集。 当年的乔家堡已经找不到了。 路旁矗立着一座气势磅礴的五彩牌坊,看到“乔家大院”四个大字,不禁大吃一惊。 往里面走一百多米,又是一个中国古典门,就是售票处和入口。 它被关闭了,并在门上拉了一条线来阻止访客。 站着望去,空旷的广场中央,出现了一条庄严的大道。 没有密集的蚂蚁洞大小的店铺和熙熙攘攘的人流。 向西一百多米,一眼就看出来,是乔家大院门口的那堵写着“守”字的砖墙。 周围的房屋早都在变法,只有一个小院子被单独留在了阳光下。 此刻我周围的气氛和我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时一样神圣。 乔家大院的基调不是“祁县民俗博物馆”吗? 我要展示的是农业文明时代的商业结晶,我要展示的是明清时期山西商人辛勤耕耘的史料。 顺便说一句,游客可以看到乔一家,山西商人的典范。 看看以前的才子佳人的生活模式,怎么享受,怎么挥霍,长期工作怎么用车马。 民俗馆里的“庸俗”二字不见了,和魂魄出体有什么区别?

乔家大院的文化是什么,游客想看什么? 来吃美食街、复古街、买投资古董房?

乔家大院被进贡。 其“俗”字已不复存在,乔家的经商祖宗也被奉为祭祀神话。

乔家大院被吹捧为掌上明珠,鸡鸭中的凤凰。 从出入口两侧对称的“游客中心”左右看,已经是一片凌乱的开发者站点。 两人环视乔家大院,村子、人、炊烟、鸡狗都不见了。 院落显得落寞而落寞,就像一只褪了毛的裸鸡。 作者不禁伤心了,好想哭,好想笑。

或许是因为时间短,院子里的“包皮”还没有种下。 一个5A级的小阴茎,光着身子站在旷野,恐怕连乔家大院自己都觉得丢脸。

农耕文明史是中国社会的一系列图景。 乔家大院生长的土壤被挖掉了。 那些老房子,老街,守卫着这里的原住民,全都被赶走了。 那些老树和泥土,泥土上牛马圈圈的痕迹,全是臭茅屋的脏脸。 走了。 乔家大院周边准备用现代水泥包皮填充新毛羽。

是的,还是错了,很难处理。 反正作者知道,文明是最有形的硬东西,文化是可以不受约束的。 丢失的东西很难找。

估计全世界智商低的游客并不多。 想留着多付钱的男女,让他们自愿掏腰包,可是没办法。 而且很明显,购买院子的溢价比购买城市更昂贵。 这就是开发者的思维逻辑。

乔家大院是政府和开发商共同打造的。 近年来,乔家大院的发展一直饱受争议。 抱怨、上访、动乱、利益纠葛,胜过这个文明的关怀。 不受约束的权力是反复无常的,肆无忌惮的资本家永远不会为世代的文化献身。 这只是我民族文化旅游发展中的点心(典型)之一。

我们来看看一些省县。 有足够多的未完成的工程,有足够多的痛苦血汗钱烧掉几千万、几亿,这比乔家大院还要悲哀和痛苦。

这次乔家大院被板子击中,可见乔家大院人气很高,具有震撼人心的意义。 这也说明,这个问题已经触动了决策者的神经。

哭的不仅仅是乔家大院,更是到处浪子的人渣和辱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