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宫文化

御书房里的“爱马仕”:臂搁

原标题:御书房里的“爱马仕”:臂搁

臂搁,文房用具,又名“秘搁”。一般为片状,背面内空,用毛笔书写时用其搁置腕臂。臂搁除了能够防止墨迹沾在衣袖上外,垫着臂搁书写,也会使腕部感到非常舒服。因此,臂搁也称腕枕。目前发现的古代臂搁多为竹、木、牙、玉制。值得一提的是,臂搁只是众多文房用品中的一员,但不是文房必需品,而是奢侈品。所以,书房中配备了臂搁的,一般都是有钱有品味的“高富帅”。这么彰显身份和品味的书房用品,皇宫里的书房自然必不可少,而且个个精美无比。“神级宅男”制作的臂搁宫中臂搁以竹制居多,我们先来看一件由古代神级宅男参与制作的竹制臂搁——竹雕菊花臂搁。臂搁长26.9cm,宽7.6cm,长条形,覆瓦式,四矮足。画面以菊花为主体,据守半边,构图奇峭。下部盛开的菊花引人瞩目,配以竹叶等,合为二君子,含义隽永。御书房里的“爱马仕”:臂搁

(竹雕菊花臂搁,清,故宫博物院藏)

这件臂搁精雕细镂,运刀如笔,有工笔画的风韵,耐人寻味。另外,臂搁右上楷书引首:“唐醻写于玉笙楼”及“王曾铁笔”款识并“开”、“先”篆书印2方。这里提到的唐醻不是凡人,他是明时南汇(今属上海)人,字去非。据说,唐醻喜欢安静,曾隐居闵行玉笙楼20年不出,可谓“宅男”中的“战斗机”。低调婀娜的沉香臂搁 沉香木色泽深暗苍老,不够“扎眼”的外观让其很难“脱颖而出”。不过这件沉香木雕菊花臂搁被高人妙手点化后,姿态秀逸,状物生动,不乏婀娜之致。 御书房里的“爱马仕”:臂搁

(沉香木雕菊花臂搁,清,故宫博物院藏)

展开全文

这件沉香木臂搁长条形,覆瓦式,弧起较高。通体凹凸不平,如老树枝干状,但入手光滑圆润,磨工极佳。其正面下部浮雕湖石一具,其上伸展出野菊数茎、杂花若干,其刀法细入毫末,隐起自然,颇富功力,一看就是出自高级匠人之手。稀有华美的墨彩竹节式臂搁 臂搁竹质居多,瓷质臂搁数量稀少,这件清康熙年间的墨彩竹节式臂搁堪为文具中的稀有作品。臂搁长方形,上下等宽,通体施白釉,正面上下两道竹节纹之间以墨彩绘竹叶图,画旁题有“琅玕枝半疏”五言诗句。画面上端竹节外凸饰鼓钉一周。御书房里的“爱马仕”:臂搁

(墨彩竹节式臂搁,清康熙,故宫博物院藏)

这件瓷质臂搁颇具特色,竹节形状模拟逼真,墨彩浓重,画笔疏简,文人气质极浓,不仅是臂搁精品,也清康熙朝墨彩瓷器的佳作。

高级感满满的白玉臂搁 在清宫中的各种材质的臂搁中,玉臂搁为等级最高的一种。我们来看这件白玉雕竹形臂搁。臂搁凸面琢一只牵牛虫伏于竹上,并出廓雕小竹一枝,凹面对应浮雕7道竹节。所配木座也是竹节造型。 御书房里的“爱马仕”:臂搁

(白玉雕竹形臂搁,清,故宫博物院藏)

臂搁的青白玉质虽然稍有瑕疵,但玉质白中透青,清雅宜人,臂搁造型生动,颇富自然之趣。因此,这件白玉臂搁不仅具有使用价值,观赏价值也不小。

声明:以上文章内容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本站联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