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所以,台北故宫把天下第二行书借去日本了?!

所以,台北故宫把天下第二行书借去日本了?!

  台北故宫博物院,去年11月24日宣布:把颜真卿《祭姪文稿》借日本去展出了,今年1月16日到2月24日。

  这新闻在岛内被按得静悄悄,所以这两周,事情才闹起来。

  说说这事吧。

  如果借别的,借也就借了。

  得说一句:博物馆之间是可以借来借去的。我在威尼斯看到过原在卢浮宫的丁托列托,在卢浮宫看到过原在梵蒂冈的拉斐尔,在上海美术博物馆看到过原在奥赛的莫奈。

  问题在于:

  《祭姪文稿》,天下第二行书。

  考虑到《兰亭集序》陪李世民下葬了,说《祭姪文稿》是存世第一书,我觉得都没啥问题。

  1984年,台北故宫已选出了一堆限展品:每次只能展六星期,展后要休息三年以上。2012年,《祭姪文稿》已被核定为国宝。上一次展出,是2008年了。

  十一年了。

  华人自己没得看,送到日本去展?

  所以这事出来后,故宫博物院互相甩锅,丑态百出。先说是前馆长冯明珠借的,冯明珠不接这锅。之后弄明白了:就是现任馆长林正仪借的,2018年5月签的。

  呵。

  ——好吧,这还只是心理上让人不爽而已。

  ——考虑一下这帖本身。

  稍懂点文物的都知道:纸寿千年,绢本折半。

  油画比壁画好保存。壁画比纸本好保存。欧洲油画流行不过五百多年,犹且郑而重之。

  《祭姪文稿》纸本,到今年,1261年了。

  纵然是台北到东京,一路郑重无比地运输保存,然而:

  阳光的紫外线会让纸本泛黄褪色发脆。尘埃虫卵会让纸本风化。水蒸气更是不能沾。

  换言之,除非这帖完全搁真空里,否则是必然会受损的。

  这种天下至宝,真是展一次少一次,看一次伤一次。

  文物交流?反正梵蒂冈是不会把西斯廷天顶画刨下来或者把《雅典学派》抠下来去跟人交流的。卢浮宫也不会把《蒙娜丽莎》和米洛的维纳斯往外搬。

  台北故宫没东西了,要动这尊神?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

  台北故宫有《祭姪文稿》,好比家里有个经纶锦绣、但年已一百二十岁的垂危老人。

  谁家如果有这么个老人家,十年没见人了。你好好养着还来不及。

  居然好意思,偷偷摸摸藏着掖着,把他架上轮椅、远渡重洋,去让别家人看?你家里不是宝贝多么?偏要挑限展品中的限展品、国宝中的国宝,扛出去给人看?

  简直去他妈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