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无耻!中国人都看不到的国宝,竟被台北故宫偷偷送去了日本…

无耻!中国人都看不到的国宝,竟被台北故宫偷偷送去了日本…

  1月16号,备受两岸争议的特别展览“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行。

  这个展览共展出177件日本以及国外馆藏的书画作品,集中呈现颜真卿所代表的中国书法演变史。

  而其中,由台北故宫博物院借出的顶级展品《祭侄文稿》引发了轩然大波。

  为什么大家对这件事这么气愤?

  让我们先明白《祭侄文稿》到底是什么?

  《祭侄文稿》是颜真卿为侄子所作的悼文。

  历史记载在安史之乱中,唐玄宗出逃四川,颜真卿的堂兄、侄子为国捐躯,尸骨无存,仅找到一个侄子的头颅。

  在悲愤交加的情况下,不顾笔墨之工拙,字随书家情绪起伏,纯是精神和平时工力的自然流露。

  这在整个书法史上都是罕见的,他一气呵成写出了这篇共计269字的文章(经过涂改的字共计34个),在后人看来,是幅不可复制的杰作。

  所以《祭侄文稿》是极具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墨迹原作之一。

  在中国书法发展史上,颜真卿可以说是王羲之后声望最大的书法家。苏轼曾说,“诗至于杜子美,书至于颜鲁公”,千年来,他的书法影响了书坛无数人。

  但是号称“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被编入了人教版的高中语文课本,而作为“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文稿》则显得有些默默无闻。

  《兰亭集序》

  《祭侄文稿》

  即便再不懂书法,你也能看出来,后者的字迹要比前者潦草的多,里面涂改的痕迹也很多,甚至不能用“漂亮”来形容,有些地方的墨迹已经完全干了,是硬生生用笔蹭出来的痕迹。

  但是它究竟好在什么地方?

  因为这是极其罕见的唐代书法真迹。

  《祭侄文稿》写于公元758年,距今已有1200多年历史。在中国,宋元以前保留的书画真迹不多,历经战乱还能流传至今的书画基本上都是稀世之珍。

  但因《兰亭序》原作据传成为了唐太宗的陪葬品,因此在一些专家学者看来,《祭侄文稿》就是现今存世的“第一行书”。

  其实早在1984年,台北故宫博物院便对《祭侄文稿》的展出做过规定:每次只能展六星期,展后要休息三年以上。

  《祭侄文稿》的上一次展出,还是在11年前的2008年;海外展则是1997年在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展出。

  可以说很多华人在中国的土地上都没有看到过这幅旷世之作。

  面对如此重量级的国宝,也难怪会让国人如此牵肠挂肚。

  何况在文物界,有着“纸寿千年,绢保八百”的说法。

  意思是说,纸张绢丝文玩,保存艰难,稍有不慎就会毁于一旦。

  2005年时,明十三陵中作为陪葬品的龙袍,就因为保存环境的温度变化,导致局部出现碳化。

  2008年,故宫博物馆展出的《潇湘图》,因为场馆内潮湿出现损坏,仅修复就用了3年时间

  国内展出尚且如此,要在国外展出,更让人提心吊胆。

  想想自家的心头肉远赴他国,这就好比嫁女送子般难以割舍

  而国际上也曾多次发生过,因为馆方保管不当,导致文物损坏损毁的事故。

  举世闻名的的《女史箴图》,就曾被大英博物馆的业余保管人员裁成三段。

  兵马俑在美国展出期间,被人“神不知鬼不觉”掰掉手指,幸亏寻找及时,才得以修复。

  而大阪东阳陶瓷美术馆的“染付柳鸟文皿”,就没这么幸运了,它在台湾省故宫馆展览期间被摔碎。

  最可气的是,2003年日本文化学者内藤富卿,向中国民间收藏家丁仁后人借展《西泠八家印存》。

  这本珍贵的拓片孤品世上仅此一件,而内藤竟然把它弄丢了!

  而且依他所说,是在他去厕所时不翼而飞的。

  如此重要的文物,一无任何保护措施,二无专人看守。

  自家的宝贝遭到这样的怠慢,试问谁会不心疼?

  丁氏后人丁如霞

  然而正如马未都说过的,想要文物避免所有损害是不现实的,即便是当代文物,在历经战火、传承后,也难道一坏。

  因此恐惧于文物损坏,而拒绝文化交流,“闭关锁国”。

  不仅短视,更会加深文化间的误解,埋下历史隐患。

  毋庸置疑,国宝外借期间发生意外确实令人心痛与惋惜,但我们就该选择因噎废食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历史上也存有不少“文物外交”的佳话。

  1974年,兵马俑在陕西出土。两年后,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兵马俑就随着一批古代青铜器赴日展出。

  后来还到了美国、澳大利亚和不少欧洲国家,一亮相就收获了无数赞誉。

  兵马俑在各国的展出,让更多人感受到了中国厚重的历史文化,极大地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和知名度。

  而世界著名的《蒙娜丽莎》画像,在二战后也曾作为法国的文化大使在世界各地进行展览。

  《蒙娜丽莎》所到之处均引起了强烈反响,成为一种外交利器,使人们对”战时法西斯“的法国有极大的印象改观。

  文物交流增进的不止有国家间的感情,还有文物修复技术上的进步。

  还记得阿富汗的巴米扬大佛吗?

  2001年,攻陷了巴米扬的塔利班武装分子用机枪炸药等对巴米扬佛窟进行半个月的轰炸和扫射,佛窟毁于一旦。

  2015年,来自中国的张昕宇和梁红通过3D投影技术,使用特制的投影设备,重现了53米高的巴米扬大佛。

  ”巴米扬“在波斯语中的意思是”光芒闪耀的地方“。

  就像这尊在黑夜中熠熠生辉的大佛,代表的不仅仅是文物的修复,更折射出人性的光芒。

  毕竟,珍爱文物的感情和专业程度,往往与国籍无关。

  无论文化还是技术,文物交流本都是一件立意深远的事情。

  而偏偏有政客从中看到加官进爵的机会。

  我国的国宝翠玉白菜,被当做拉票筹码借出,而如今他们又再次故技重施。

  在《祭侄文稿》中,颜真卿曾有这样一个遗愿:

  “宗庙飨之,子孙保之。”

  他希望这份《祭侄文稿》,能被后人代代相传,能让后人铭记其中屈辱历史。

  可是这些政客,一来无视国宝之重,二来无视文物保存之艰。

  三来无视文化传承之意,四来无视民心之向。

  不报文,不公开,不声明,将这些历史珍宝说借就借了。

  被网友发现后才先礼后兵草草通报,如果不发现是不是打算蒙混过关?

  仅仅为一张选票,将国仇家恨,前人教诲皆弃之不顾。

  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不仅是历史的罪人,更是华夏的败类。

  奉劝这些人,别为了政绩,忘了祖宗!

  -END-

  社长私人微信公布啦!

  创意社幕后的有趣日常

  不一样的创意社长

  等你来勾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