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宫文化

溥仪晚年重游故宫

溥仪晚年重游故宫

正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其实应当理解为“人之初,性可善”或许更好。每个孩子诞生之时,其实都是一张白纸,成长环境在上面画城堡公主,那孩子就成为童话故事,可如果成长环境在上面画刀剑鬼怪,那孩子就成为一个恐怖故事。

因此,一个孩子的成长环境中的各种因素,对孩子的成长和人格的塑造都是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的。这一点,我们甚至可以从末代皇帝溥仪的身上,也能看出一二。

溥仪出生于1906年,是道光皇帝的曾孙,妥妥的皇族出身。1908年,光绪皇帝死后,慈禧让溥仪当了皇帝,想要如同此前控制光绪帝一样把溥仪也变成傀儡皇帝,继续维持自己的统治。

可惜不久之后慈禧就死了,溥仪才仅仅两岁,因此其父亲载沣成为了摄政王,统领全国大事。载沣公事繁忙,无暇照顾溥仪。溥仪从小跟宫女太监一起长大, 几乎没有什么玩伴,而且宫女还会“教授”溥仪一些“成人的知识”,导致后来溥仪虽然娶了婉容和文绣,可结婚多年都没有生下一儿半女。

溥仪的身体就这样成为了一个悲剧,而他的经历也是一个悲剧。因为当皇帝的时候他还太小,虽然有皇帝之名,却事事要受制于他人,1911年辛亥革命清朝被推翻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1917年,年仅11岁的溥仪被张勋推上了皇帝之位,结果当了10天皇帝之后又退了位。1924年,在紫禁城当中过着无忧无虑生活的溥仪,却被冯玉祥赶出了紫禁城,以落水狗的狼狈姿态逃到了天津。

1928年,孙殿英又将溥仪的祖坟清东陵给挖了,而蒋介石却没有惩处孙殿英。溥仪为着自己的无能而愤怒,这份愤怒转而燃烧成复仇的火焰,以至于后来日本邀请他出任伪满皇帝的时候,他也毅然前往。而结果就是溥仪不仅再次成为了傀儡,而且还成为了人们眼里的国贼。

这几十年的时间里,溥仪名义上一直被人捧为皇帝,实际上却一直受到其他人的控制和利用。这种身份的割裂加上身体的孱弱,让溥仪成长成了一个色厉内荏、怯懦自私的人,因此即使他已经知道自己成为了傀儡,却为了权力和皇帝梦,依然甘愿在东北当他的伪满皇帝。

但事实上,溥仪的儿时跟其他的孩子没有两样,同样调皮、开朗,读书总开小差等等。如果他不是出生在这样深幽的紫禁城中,能够获得良好的引导的话,或许就不会被贴上伪满皇帝这样的国贼标签了。

而且后来他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1945年日本战败之后,溥仪成了苏联战俘。1946年,溥仪出任远东军事法庭, 就声嘶力竭地斥责了日军在东北和中华大地上犯下的罪行,虽然这当中存在为自己开脱的意图,为的是把责任推到日军身上(溥仪在自述《我的前半生》中也坦然承认了当时自己心中的这个想法),但的确为日军侵华的罪行添上了直击要害的实证。

后来溥仪经过10余年的劳动改造之后,也真正融入了老百姓的生活之中。他当起了园丁,开始自力更生,自己修补衣服,自己炒菜做饭。后来娶了李淑贤为妻之后,他也没有似以前一样对婉容、文绣那般颐指气使,而是温柔体贴,精心照顾和爱护。

生活稳定之后,溥仪还曾经重返故宫,也就是自己住了18年的紫禁城。当时故宫已经成为了一个景点,溥仪也跟其他所有人一样买了票进去游玩。他在里边见到一个花瓶之后,忽然笑着大叫一声:“夜壶!”

旁边正在为游客介绍文物的专家都被他这突然的一句话吓了一跳,接着又连忙跟他解释说,这是花瓶不是夜壶。溥仪就笑着跟专家讲起了自己的往事。

小时候的溥仪很是调皮,常常捉弄宫里的太监。彼时这个花瓶需要常常换水,换水之时太监的手就要被水浸湿。溥仪就经常在这花瓶里头尿尿,看着太监换水时紧皱的眉头发笑。后来他甚至还将这花瓶真地当成了自己的夜壶,没想到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这花瓶还保留了下来。

这些举动虽然存在熊孩子的嫌疑,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个充满灵气、活泼好动的孩子形象。如果溥仪早早得到良好的引导,没有经受时代浪潮的裹挟,也许也会跟现在很多的孩子一样健康成长吧。

倒是专家听溥仪说完之后,脸色倒是不太好,毕竟被他们视为文物好生保管的花瓶,居然被溥仪当了好些日子的夜壶,心里头还是难免有些膈应的。但当溥仪一件一件地讲起故宫中文物的历史之时,他们就相谈甚欢了。

溥仪是一个时代更迭的缩影,是见证了三个时代变革的目击者,他的改变也道出了我们路线的正确。一个曾经几乎无可救药的皇帝,都能坦然接受普通人身份并且安心生活于这个国度,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自己也会在这片土地获得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