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宫文化

他自称多尔衮十世孙

他自称多尔衮十世孙

“大清亡了?”这句话作为一度风靡互联网社区的热梗,用来形容对某件事的后知后觉,也用来调侃某些人的迟钝与不自知。

然而在当今社会,真的有些人不愿意接受满清王朝早已灭亡一百多年这个事实,相反还以满清贵族自居,甚至还到处宣扬自己的身份。

实际上,自1912年清王朝覆灭后,的确有许多爱新觉罗氏散落在全国各地,其中也不乏末代皇帝溥仪亲侄子金毓嶂这样的满清皇族正朔。

金毓嶂

但是这些真正的爱新觉罗后裔大多隐姓埋名、低调处世,更多的早已接受思想改造,与社会主义新时代和光同尘。

即便少数没有改名、仍旧活跃于公众面前的爱新觉罗后裔,也是为了正面宣扬满族文化,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添砖加瓦。

然而仍有少部分没有自知之明的跳梁小丑,或是冒用满清后裔的身份招摇撞骗,或是沉迷于贵族大梦无法自拔,更有极个别者,到处宣扬封建思想糟粕,妄图倒行逆施。

其中有一位名为周佑钱的广州人,自称是爱新觉罗·多尔衮的第十世孙,并且长期以来保持着满族的生活习惯,不仅留着一条长辫,更是整日穿着明黄色服饰。

当然,如果仅仅是在生活习俗上保持满族习俗也就罢了,这个自称是多尔衮十世孙的周佑钱,不但到处宣扬自己的贵族身份,甚至还扬言要收回故宫内其祖上的遗产。

如此滑天下之大稽的行为,多数人都将他视为笑柄,然而正所谓“假作真时真亦假”,随着周佑钱不断在社会上宣传造势,他这个满清贵族的人设竟招来不少附庸者,实在令人感到啼笑皆非。

那么,这个周佑钱到底是什么来头呢?他的后代多尔衮后代的身份是真是假呢?

周佑钱其人

出生于广州的周佑钱一直以来都以大清皇室后裔自居,这是周边街坊四邻都早已见怪不怪的笑谈,至于他本人,则声称“周佑钱”只是别名,他真正的名字是——爱新觉罗·州迪。

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周佑钱不仅仅拿出了印有“爱新觉罗·州迪”名字的身份证,而且还有一份《爱新觉罗氏多尔衮家族谱》,在这本厚厚的族谱中,他的名字的确出现在丙本的倒数几页。

关于周佑钱的身世,单单其自己讲述就已经有多个版本,其自称是多尔衮的第十世孙,同时还是爱新觉罗·溥仪的堂弟。

关于爱新觉罗·多尔衮,这位曾经出现在多部影视作品中的满清开国重臣,想必多数人都耳熟能详,无论是其与皇太极之间的权力纠葛,还是与孝庄太后的暧昧关系,都让这个权倾一时的男人成为荧幕上的常客。

而爱新觉罗·溥仪,这位清王朝的最后一位皇帝,更是中国老百姓家喻户晓的对象,尤其是其自传性回忆录《我的前半生》,更是再版多次、经久不衰。

显而易见,周佑钱把自己的身份与这两个人扯上关系,除了博取眼球,再也想不到其他原因。

按照周佑钱的说法,他的父亲是满清末年的忠臣,虽然清朝覆灭,但是他的家族却始终保留了满清贵族的生活习俗。

周佑钱声称,他从小都要按照满族习惯,称自己的父亲、母亲为“阿玛”、“额娘”,每天都要早晚请安,而且经常要背诵祖宗家法。

“之所以养成这样的生活习惯,就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满清贵族的身份,不要背祖忘宗。”

这是周佑钱在接受采访时一再强调的重点,然而这似乎又与其自称从小家教森严、低调做人并不相符,总之,周佑钱的形象与其自称满清贵族的身份似乎总有出入。

除此之外,周佑钱还多次向外界展示自己的居家生活,从公开的影像资料来看,周佑钱的住处的确被他装饰成了一处彰显身份的“王府”。

无论是木质的桌椅板凳,还是挂满客厅的书画作品,甚至在门厅位置还挂有宝刀和弓箭,显而易见,周佑钱家里处处透着仿古气息,更不要说随处可见的明黄色装饰。

在周佑钱家的客厅棚顶,镶嵌着特色鲜明的满清八旗,而正对着门口的位置,还供奉着努尔哈赤与多尔衮的画像。

更让人吃惊的是,周佑钱还把自家的餐厅设计成北方的土炕,一家人用餐的时候都会盘膝而坐,只不过这样的土炕出现在广州,实在是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但凡参观过周佑钱这间“王府”的人都会多少理解周佑钱的想法,毕竟对于一个整天生活在这样环境下的人来说,相信自己是个“王爷”也很正常。

另外,周佑钱还以满清贵族的生活习惯要求自己,他不但日常生活中均穿着明黄色的满族服饰,甚至自2002年起便束起了清朝的长辫,举手投足之间更是效仿满清礼仪,实在是让人感到啼笑皆非。

周佑钱其事

关于这位不知真假的多尔衮十世孙周佑钱,近年来还闹出了不少新闻。

首先便是“大闹春运火车站事件”。在多年前的一次春运期间,身处外地的周佑钱想要买票回广州,可惜临近春节,却迟迟没有买到火车票。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在买不到火车票的情况下,或是更改出行日期,或是换其他出行方式,然而周佑钱的思路却格外清奇,他选择了到火车站售票处“强词夺理”

于是不久之后,多家媒体便报道了一位身着明黄色长衫、留着长辫的中年男子坐在火车站售票大厅内与工作人员争论的新闻。

这位趾高气昂的当事人便是周佑钱,而与其说他是在与售票人员争论,不如说是在胡搅蛮缠,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要求售票员给他一张特权票,原因自然是声称自己是满清贵族。

从媒体报道来看,当时许多乘客都被周佑钱的言论所吸引,再加上春运阶段火车站本就人流众多,一时间给春运工作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周佑钱不但向售票员索要车票,甚至还侮辱工作人员,声称要是在清朝时期,票务工作者都是他的奴隶。

此言论一出,立即引发了围观乘客的指责,眼看就要引发骚乱,乘警只能暂时将周佑钱强行带走。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周佑钱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出洋相,当年广州市最后一所四合院建筑——北斋将要拆除之前,得到消息的周佑钱便跳出来反对造势。

声称这是对传统文化的践踏,并到处奔走呼吁,希望能够保留四合院。

乍看之下,周佑钱这番“保护北斋四合院”的行为并无可以指摘的地方,但是他之后的言论却让人大跌眼镜。

因为在过程中,周佑钱不断强调自己对四合院的感情,以及他满清贵族后裔的身份,最后甚至把话题转向了北京故宫,声称国家应该把其祖上的宅院和遗物归还给他。

这种沾边就赖的行为实在是让人感到不齿,然而周佑钱却并不在意,反而美其名曰是对满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也难怪有网友评论,倘若周佑钱真的是多尔衮的十世孙,那么多尔衮肯定气得棺材板都压不住。

除了上述行为,周佑钱还多次拉拢其他名副其实的爱新觉罗后裔。2007年,周佑钱前往辽宁抚顺拜祭先祖,期间便不请自来地拜访了末代皇帝溥仪同父异母的弟弟——爱新觉罗·溥任。

按照周佑钱的说法,溥任与自己的父亲曾经在紫禁城内有过一面之缘,至于是真是假,那自然是无从考证。

而且当时的溥任已经是九十岁高龄,别说是一面之缘,就算是发小儿兴许都没了印象,尽管如此,深居浅出的溥任还是破例见了周佑钱一面。

但是当溥任见到周佑钱一身封建社会打扮,还留着一条长辫子时,气得差点指着周佑钱鼻子骂他,最后溥任规劝周佑钱放弃执念,认清自己只是个普通人。

从上述几件事不难看出,周佑钱这个人多少有些误入歧途,深陷“贵族身份”中无法自拔,那么,周佑钱到底是不是多尔衮的十世孙呢?

身份之谜

首先有一点需要明确的是,根据正史记载,清睿亲王多尔衮一生并未生子,虽然多尔衮娶了六房妻子、四房妾室,但仅生有一女,既然多尔衮无子,又怎么会有第十世孙呢?

对于这点质疑,周佑钱显然早就想好了应对,其实办法也很简单,那就是声称自己是多尔衮的私生子,并称其先祖是在1650年前后南迁至广州。

那么,周佑钱这种说法是否能站得住脚呢?

首先,其祖上是多尔衮庶出的说法的确存在这种可能,毕竟当时清军刚刚入关不久,许多史实或许来不及记录在案,又或者是因为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导致多尔衮有这样一支南迁至广州的血脉。

只不过,这仅限于猜测,因为事到如今已经无法确切的证明,总不能提取多尔衮的DNA与周佑钱匹配吧,至于周佑钱拿出的族谱是真是假,同样很难鉴定。

当然,也有人质疑周佑钱的“多尔衮十世孙”的说法,因为显而易见,倘若周佑钱祖上真的如其所言是在1650年前后南迁的,那么传到周佑钱这一代,应该是第十四代,怎么还会是第十代呢?

周佑钱所称的第十代,很有可能是按照一朝为一代推算而来,这显然是想当然得出的结论。

当然,也有人指出,并不排除周佑钱是多尔衮家族第十代的可能,因为单从比多尔衮小两岁的弟弟多铎这一脉的世袭来看,最后一代豫亲王爱新觉罗·端镇是多铎的第九世孙,如此看来,的确存在周佑钱所言的年龄小辈分大的可能。

除此之外,广州地区的满族研究协会也对周佑钱的身份表示质疑,据满研会会长汪宗猷介绍,如今居住在广州的满清八旗后裔有6100人左右,这些满族人基本上都是在乾隆二十一年左右分批来到广州的,而且彼此祖上都十分熟络,唯独周佑钱的祖上不在其中。

另外,关于“周佑钱”这个名字,很多人也表示质疑,众所周知,清王朝覆灭后绝大多数爱新觉罗氏都已经改为汉姓,而且姓“金”居多,而周佑钱称自己祖上一直沿用“周”姓,这一点就有些存疑。

同时,周佑钱最开始使用的满族名字是“毓迪”,后又改为“州迪”,然而满族内部的辈分排序是极其严格的,尤其是爱新觉罗氏,子孙严格按照“载、溥、毓、恒……”的辈分,既然周佑钱自称是溥仪的堂弟,那么也应该是“溥”字辈才对。

另外,周佑钱曾声称自己的祖上来到广州后曾多代经商,这显然又与爱新觉罗氏的祖训有悖,因为清朝时期规定,满族人不得参与商贾活动与民争利,因此周佑钱的说法显然存在漏洞。

实际上,外界之所以对周佑钱的身份有着诸多非议,核心原因还是周佑钱一家倒行逆施的做法。

在绝大多数爱新觉罗后裔已经与其他民族和睦相处的大环境下,周佑钱一家却搞“特立独行”,不但到处宣扬封建糟粕思想,甚至还对其他民族进行贬低,这样的行为显然是在自取其辱。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像周佑钱这样的自称“满清贵族”的跳梁小丑层出不穷,其中大多数都是为了吸引流量,最后再谋取私利。

这些人或许可笑,但那些愿意给他们捧臭脚的无知群众却更加可悲,而那些为了博取关注而煽风点火的媒体和资本则更加可恶。

我们虽然已经身处科技与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但是仍有部分人还活在封建社会的糟粕之中,并且还借由现代化工具荼毒他人,这不是历史问题的遗留,而是物欲横陈下的人性。

声明:个人原创,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