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我在故宫开大奔:你就是太要脸了,所以活的不爽

我在故宫开大奔:你就是太要脸了,所以活的不爽

  我哥发来一篇讽刺故宫大奔女的文章,问我,读完什么感觉?

  说实话,有点小沮丧,不是愤怒,就是沮丧。

  曾和我哥聊起来刚毕业时候的那段时光。

  他说,在投行每天都加班,头天晚上陪着老板和客户喝酒到夜里12点,晕乎乎的回到酒店继续改方案,工作到两三点是常有的事情,为的就是第二天老板醒过来的时候直接能看到方案。

  我问,是不是很苦。

  他说,我们怕的难道是苦吗?

  有回报的苦吃起来都是甜的,我们怕的是无结果的付出。

  这就是为什么作为一个平凡而努力的人,对于特权愤怒的原因:不平等和没有规则的世界,是没有希望的,个人努力是没有意义的。

  有人开着奔驰大G进故宫,有人就可以考试作弊,有人就可以升迁走后门。

  沮丧归沮丧,沮丧了一下之后,我找到一个挺清奇的角度自我激励了一番。

  你们有没有发现,脸皮厚一点的人,会活的更爽?

  开车进故宫的富家女,晒非正当收入,晒8000w洛杉矶豪宅,晒自己开大奔去故宫的特权,丝毫不扭捏,一点不羞愧。

  而我和我的朋友们,尤其是文人朋友,羞涩,公众号接个广告都怕被指责商业化,新书签售会上辛苦讲个半天,连卖书这两个字都不好意思提。

  我们又不犯法,努力工作,按时交税,为什么一赚钱就羞愧呢?

  这个毛病不好,要改。

  

  学会“不要脸”一点,才能更适应时代。

  赚钱还嫌丢脸,注定挣不到大钱。

  我有个明星朋友,特别鄙视微商。

  关于微商的所有活动,都不参加,哪怕是广告转发,也不愿意碰微商产品。

  她的考虑有道理。

  陶虹作为股东参加了好友张庭的微商公司年会,网友评论说,微商拉低了她的等级;

  刘涛也曾因官宣代言一款微商品牌被嘲上热搜;

  陈伟霆还因为代言微商品牌被自己粉丝抵制,最终只好违约解除合作关系:

  大家讨厌微商,是因为几乎每个人都被微商刷过屏,再加上个别微商夸张到离谱的宣传,例如什么喜提豪车,几亿分红,所以觉得微商都很low,和微商挂上关系的明星,自然也很low。

  但实际上微商只是个形式。

  陈伟霆没有代言成的那个牌子,我查过,不敌国际名牌,但是用料也是真的,完全可以理解为就是一个合法的本地品牌而已。

  微商的本质就是利用社交软件作为新的销售平台。

  跟咱们在微博上看到的那些电动牙刷的推广没什么区别,都只是销售手段。

  销售手段有好人也有坏人在用,央视上还打过虚假广告呢。

  微商真的是“丢脸”的工作,很多人也未必能做得好。

  知乎有这样一个问题:哪些工作很low但赚钱很多?

  排名第一的答案写道:

  “赚钱不违法,管什么low不low?

  你觉得他low,他觉得你穷,本质上是你,看不见、看不懂、学不会。”

  直播刚刚兴起的时候也有许多人看不起。

  柳岩在快手直播卖货时很多人骂她。

  她在直播中表现得很是熟练,和其他快手主播一起喊麦,有人刷礼物时她也像其他主播一样说感谢xx大哥的礼物。

  于是很多网友评价:

  “柳岩已经落魄到需要靠直播来赚钱了么?”

  “柳岩也混得太惨了吧?”

  “柳岩不去拍戏、主持,跑去做网红,感觉很掉价啊。”

  说到掉价,直播出身的李佳琦,热度已经堪比一线明星了

  胡歌都要跑到他的直播间去宣传电影,6秒钟,25.5万张电影票一张不剩,直播还low吗?

  甚至曾说过“大众文化正走向粗鄙化”的许知远还和薇娅合作售卖过自己的日历,短短几分钟卖出6500本,惊的许知远在直播过程中说了好几次“卧槽”。

  明星拍戏赚钱,直播间里卖货赚钱,都是谋生的手段,怎么一个就比另外一个高级了?

  2020年,我们要放下一切的偏见,不再随意用高级和low去审判。

  

  那些总是动不动把low挂在嘴上的人,注定赚不到什么钱。

  脸面是你赚钱的最大阻碍。

  作家林语堂曾写到过:

  “统治中国的三个女神分别是面子、命运、恩惠,在这三个女神中,面子甚至比命运和恩惠还有力量。”

  脸面对我们太过重要了,有人因为所谓的面子,失去了许多的机遇。

  我大学同学毕业后去了银行,跟我说,每次出去参加一些局,看着别人风生水起、左右逢源,自己只能呆坐着,也不敢上去要名片。

  我问他,你怕什么。

  他说,怕被人拒绝。

  我说,人家拒绝你会怎么样

  他说,会觉得很丢脸。

  我说:

  “请问你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是有钱,还是有资源,摆架子之前要首先有个架子,你什么都没有,就这么一点脸面,还舍不得丢,你还指望自己能干什么呢?”

  在你不厉害的时候,想要认识更厉害的人,一定要主动一点,脸皮厚一点。

  

  等着被注意到,被关心到,被发现,认识不到什么优秀的人。

  

  我在公司最喜欢的员工,不是那种不丢脸的,而是肯追着我问,向我提要求的,因为他们是真的在意自己的工作,认真对待自己做的事情,起码在意程度超过了自己的那点面子和羞涩。

  没有实力的人,面子一文不值。

  去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花了20年的时间,奔走于18个国家写了《贫穷的本质》这本书。

  书中提到,穷人要比富人更在意面子。

  尽管生活窘迫,但他们依旧会把大量的钱花在婚丧嫁娶上,他们觉得这些要比食物更加重要,因为这些能给足他们面子。

  穷人试图先撑起面子,但忽略了里子,富人炫富,好歹是先有了里子。

  想干大事,先学会丢脸。

  30多年前,杭州武林门广场上,杭州人们点起大火,烧了5000多双劣质的温州皮鞋。

  这一举动在当时轰动全国,也让温州皮鞋成了众矢之的,很多商场前都会特意挂上一个牌子“此地没有温州鞋”

  在这样的情况下,郑秀康决定做出真正能代表家乡温州的皮鞋品牌。

  他把公司取名为:康奈,寓意为健康发展,其奈我何,公司的商标是一个仰脸微笑的男人头像,意思是抬起头诚信做人,埋下头认真做事。

  后来全国一批知名鞋业在上海开会评“十大鞋王”,康奈集团的副总带着新款鞋参加,但却遭到了其他参会的59个鞋厂老总的集体排斥。

  没有人想和不诚信的“伪劣产品”一起评选。

  

  就连大会组织者都告诉康奈副总,只能在会议室门外听。

  但没有像其他人想象的一样,康奈副总会因为面子上的难堪拂袖而去,他真的就站在会议室门外和其他公司一同开会,以此来争取参加评选的资格。

  到参评的时候,“康奈”的产品质量得到了评委们的认可,从而评上了“十大鞋王”,温州皮鞋的口碑,也因为这件事逐渐回暖。

  “不要脸”的人,不是觉得脸面不重要,只是知道有事情比脸面重要。

  李安也有过很长一段待业在家“吃软饭”的时间。

  他说:

  “我想我如果有日本丈夫的气节的话,早就该切腹自杀了。”

  但他没有,直到1990年他的剧本《推手》获奖,卖出40万奖金,李安才获得了更多指导电影的机会。

  太平洋集团前总裁严介和曾说过:

  “什么是脸面?我们干大事的从来不要脸,脸皮可以撕下来扔到地上,踹几脚,扬长而去,不屑一顾。”

  希望好人们,你们能更”不要脸“一点。

  

  一个人有底线,不犯法,积极而努力的工作和赚钱,堂堂正正的奋斗和生活,没什么值得别人看不起的。

  

  别把世界让给那些厚脸皮的坏人。

  

  配乐/生而为人-尚士达

  配图/网络

  给今天的文章点个☞在看☜吧,你听过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故事吗?

  欢迎在留言区告诉我,我会一一回复的,晚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