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原江小白:这样的历史是不是很“甜”

原江小白:这不是历史吗

小时候,外婆说胸前有颗痣是好事。 这就是所谓的“我有一个远大的抱负”。 我胸中间有一颗痣。 是的,我曾经代表国家足球队参加过韩国比赛。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抱负也发生了变化。 最大的野心是作为主教练代表国足出战韩国一次。 深夜,城里寂静无声,远方不时传来两声狗叫。 声音很清脆,直截了当,委婉,在夜里越来越大。

这几天,车上一直流传着一首单曲,纯音乐版的《铁血心》,长笛配二胡,琵琶配古筝,堪称一首清纯,比小鹿春子还清纯。 长笛悠扬,二胡深情,古筝浅浅,琵琶内敛。 他们实际上可以听到时间和空间的流逝。 我觉得如果你还活着,你应该为一些人和事狠心。 事实上,琴声悠扬,琵琶千年,古筝千年,二胡拉生,唢呐奏响。 ,富贵狂妄,配不上漆黑的深夜,夜深人静,你不在,我在,你不在,我又来了!

旋律通透,铁血配金庸,就像江小白带着螃蟹,这是仇人,望江湖,相忘于江湖,这是吉祥。 在风和麦浪中,他留下了英姿; 山巅之上,仙风道的骨子里,还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胡须。 眼神忧郁,意味悠长,剑指江湖,不知道忧郁的岁月里是谁离开了我。 .

历史是“记录”的。 以魏忠贤为例。 从他记起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是个坏人。 正如千夫所说,80%的贬义词都可以用来形容他,80%的形容词都可以用。 用来攻击他。 第一次知道魏忠贤的位置是在学校的机房。 应该是1993年,那个时候,我要换拖鞋才能进电脑房。 我觉得学校里最神秘、最高的地方就是机房了。 我从286看电脑,到了586的时候,还动不动感叹“科技太先进了”。 不过,无论怎么发展,我和魏忠贤“会面”的情形,也久久没有被遗忘。 后来在我接触的书里,他基本都说自己很差,没有最差,只有更差,或者超级差。 .

坦白说,我既不是“厂迷”,也不是“东林党黑”,对他们也不是很熟悉。 无论是魏忠贤掌权,杀忠臣,还是东林党装高尚空谈国家,都只有一个道理。 蔡永强的一句话是经典的“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真相,但每个人都会成为真相”。 不管是谁写的历史,他都会用自己的观点来解读。 我对一些标志性的历史事件并不感兴趣。 即便是那些有画面有真相的近代历史事件,也不是很有趣。 后人会照原样写。 但是,我很关心历史长河中的人们。 人民公孙宏、隋文帝、王时珍、常遇春、吴承恩、郑成功、墨子、霍仲儒、陶弘景、李时珍、徐达、崇祯、永历帝、戴礼等(排名不分先后) . 怒、悲、乐构成生动的历史,改变历史,成为历史。 相比之下,与这些历史人物“交谈”,比一桌人在门前放两个杯子,然后是两个杯子,然后是半壶深更有趣。 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普通人是不会被写入历史的。 他们就像蚂蚁一样有爱有恨有忧,只是我们还不知道,或者不想承认,当我们与历史人物交谈时,我们可以客观地跨越一切。 因素,成败深入人心,这就是言语的魅力和实践的意义。 真正尊重历史就是不下结论,真正尊重人就是不伤害人。

最近特意在网上搜索了一些关于魏忠贤的荒诞史。 看多了,好像又看到了《魏忠贤》。 这次跑的时候还想回去看看。 估计就算跑回大明也查不到真相。 多年来,我每年都去故宫一次。 今年我没有去旅行。 我周五晚上从淮安坐火车,周六早上到达北京。 离开北京站后左转,步行3.8公里到故宫。 我一个人在故宫。 走一天没有违和感,晚上再坐火车回淮安,在火车上过夜,省下住宿费。 每次去都感觉不一样,也很不一样。 一个人假装被单独胁迫,虽然假装很厉害,但是很真实,尤其是假装的样子。

这两年,我一直沉迷于历史,那种迷恋。 在观看和书写历史的过程中,我也深深体会到了历史的魅力。 所有的历史都是思想的历史。 只有通过历史事件,进入事件背后的思想,才能真正了解历史。 在书写历史的过程中,我试图用全新的视角、现代的语言、幽默的话语,真实地展现出我脑海中的历史人物和事物。 请看,血肉之痛,权政之恨,叛徒之怒,宫廷之暴躁,忠义坚毅之热情,流氓与百姓之死,何等明朝,每276 年的一天 故事发生了。

老倪写历史不是为了展现人性,也不是为了让人心安,而是要与历史人物交织,携手旅行,共同体验盛世的风风雨雨,领略人生的豪迈与遗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