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致琳达:像你这样的女孩注定幸福

致琳达:像你这样的女孩注定幸福 添加一名作者

多么小的世界。

我从Zara的试衣间出来,身后有人轻轻拍了拍我:“夫人,你的帽子掉了。” 我拿起帽子,感激地回以微笑。 我们都愣了一秒,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琳达?” 我睁大了眼睛。 “老师?” 我们互相拥抱尖叫,完全忘记了这是公共场所。

01

2008年春天,我认识了Linda。当时我在一家中文机构工作,Linda是我负责的一个为期三周的学生。 她到的那天,我在酒店大堂等她。 她穿着一件米奇杰克狼皮风衣,一双Lowa鞋,背着一个Northface登山包,提着一个大手提箱,走来走去。 他身高约1.8米,消瘦无胸。 但这并不影响她天生丽质:深蓝如湖水般深邃的眼睛,小而高的鼻子,薄唇尖下巴,面部轮廓清晰,颇有几分奥黛丽赫本的气质。

上午她跟我学中文,下午安排她看京剧、品茶、学书法、参观故宫、爬长城等活动。 这些活动本来是专人负责的,但是那天书法老师生病了,我只好把鸭子赶到书架上给她上书法课。

我教她写“心”。 我把画笔蘸满,泼了一点墨水,然后把墨水浸在宣纸上。 她看着“心”这个字,一时间失去了理智。 当她抬起眼皮时,睫毛上闪烁着泪水。

“老师,为什么‘心’这个字上的三点就像是三滴眼泪……难道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定会伤心流泪吗?”

我一时无语。 她把我拉下来,告诉我她藏在心里很久的故事。

02

原来,琳达这次来北京不仅仅是为了学中文,而是历时6个月穿越蒙古、中国、尼泊尔、越南、老挝等5个国家的长途旅行。 她去过蒙古、新疆、尼泊尔,北京是她的第五站。 难怪她总是看起来像一件户外外套,而且是资深的旅伴。

“怎么会有这么长的假期?” 我真的是一个世俗的女人,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实际问题。

“我在Philippe在荷兰的总部工作,我已经工作了四年,没有休假。我们的假期可以累积。所以今年我可以休半年。”

“这很棒。” 我说,我从心底里很佩服这样的女人:“可是你怎么能下定决心一个人走这么远,走这么久呢?毕竟女孩子一个人出去还是有点不安全的。” ”

“那是因为我男朋友马克。” 她眼底闪过一丝灰白:“他是我的同事,我一直喜欢他,但他以前有过女朋友。后来他们分手了,我和他在一起。我们在一起才三个月。他的前任-女朋友出车祸了,不严重,就是要卧床一个月,居然跟我说要回去照顾她一个月,我自然不同意,家人可以照顾她,他为什么要走?他说我自私,他说照顾她纯粹是出于责任感,但我觉得他心里还是爱她的。”

她叹了口气,继续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我明白他们曾经爱他很深,但他应该关心我的感受。我偷偷喜欢他这么多年,现在终于等了他,这样的一集又出来了。”

听到这里,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马克真的很爱他的前女友。 “你觉得他对你有什么样的感情?是真爱,还是因为分手后的孤独?” 我忍不住直截了当地问。

“女人都是敏感的。我能感觉到他也很喜欢我,从他看我的方式,从他平时对我的关心。有一次他去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我帮他选了一条领带。他突然激动的拉着我的手说喜欢我。但当时他还没有和前女友分手,我甩开他的手就走开了。我们都克制了,尤其是我,我绝对不允许自己成为他人感受的第三者。”

我起身泡了杯茶递给她,她浅啜了一口,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我说:“所以这次,我想让他想清楚。我告诉他,我给他6个月让他决定选谁。这6个月,我不会联系他,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样。6个月后,我会回来。如果他还在犹豫和徘徊之间我们,对不起,这个女孩不会再和他在一起了。”

她说话很坚决,看着她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我对眼前的女孩加了几分喜欢:“他们两个是因为什么分手的?”

“他说是因为我。他说他渐渐喜欢上我了。可是现在,他居然拎着行李搬回来了。那我算什么?他就这样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摇摆不定,是不是为了我或者这对他的前女友不公平。”

我同意她的看法,如果我是她,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你做对了,如果你喜欢,我们必须为它而战;但如果不是我们想要的纯粹的情感,那么我会而不是。伙计,你可以给他机会,但我们必须对我们的感情更加负责。”

我们站了起来,无意继续学习书法。 “天气这么好,我们去散散步吧,”她提议道。

我们沿着酒店门前的绿树成荫的路走到了南锣鼓巷。

“布达拉宫很壮观,我对它的信仰程度感到震惊。天山太美了,那种美让我平静。但最触动我灵魂的是尼泊尔的落后。” 在路上,她告诉我阅读和听说她的旅程。 “北京呢?你对北京的印象如何?” 我问她。 “北京,我只看到了一个角落。但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北京是一个壮丽而精致的美。而且,在北京,我认识你。一个我愿意告诉她我的故事的人。我去过在路上快四个月了,除了每周在家打个电话,基本上都是在心里自言自语。” 她说话很真诚,眼中带着笑意。

03

后来,只要有空,我就会一起参加她的活动。 我们一起爬长城,站在烽火台上,摆出各种姿势拍照; 我带她去了天坛,告诉她那是我最喜欢的公园; 我们半夜去了后海俱乐部,差点被这样对待; 看京剧的时候,我昏昏欲睡,她偷偷捏着我的胳膊,告诉我千万不能睡着,否则太失礼了。 我不明白,她根本不明白,可她怎么读得津津有味。

一转眼,三个星期后,我们变得健谈了。 友情和爱情一样,不分国籍,不分肤色。

琳达上周在北京期间,她去一家智障中心做志愿者。 因为语言问题,第一天就得带她去报到,办理相关手续。 智障中心在一条又深又窄的小巷里,打车根本够不着。 我们只是从酒店借了一辆他们已经废弃了很长时间的老式自行车。 身高1.8米的琳达弯着腰,用力蹬车。 我悠闲地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脚悬空。

一个星期后,当我去帮她办手续时,她正在给一个四十、五十岁的智障男性擦鼻子。 听到她要走,周围几个人走了过来,有的拉着她的胳膊,有的拉着她的衣角,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擦着眼泪说:“姐姐,你别走。琳达摸了摸他的头,雾蒙蒙的。”他深蓝色的眼睛里冒着热气。

琳达离开北京去越南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聊得很晚。我问她:“我两个月后回去。你准备好了吗?” 她沉默了片刻,深吸了口气,道:“还没有……不过我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到时候,无论如何,你都要面对,最坏的打算无非就是转身我已经努力了,如果我不能挽救它,那么爱就会自然而然地出现,我将无怨无悔。”

我点了头。 像琳达这样的女孩,不仅年轻漂亮,有爱心,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如何不顾一切地去争取,她最终会得到她想要的。 爱情如此,生活亦如此。

“我觉得你还是跟他保持基本的联系吧,他现在应该很担心你,像朋友一样联系,偶尔报平安。” 我建议她。 她说会考虑的。 在过去的四个月里,他给她写了十几封电子邮件,但她没有回复任何一封。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体验到了抽烟的感觉。 我们靠在紫禁城的红墙上,看着浓烟卷曲旋转,一圈又一圈,再无踪迹。

04

一个星期后,我收到琳达的邮件:“老师,我安全抵达越南并安顿下来。我也给马克回复了邮件,告诉他我很好,很安全。我也想了很多。”这次旅行,他回复了邮件,他很高兴我能联系上他。他说虽然他知道我可以照顾自己,但如果一个女孩一个人旅行,他还是要担心。他还说他在等我回去。”

琳达一直叫我老师,我只教她几句中文。 事实上,她是我的老师。 她的爱和她的爱影响了我。 那年元旦,我去拜访了父母在太阳村的孩子们,并尽可能给他们一些小礼物。 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每个人都可能对我们的生活产生轻微的影响。

暑假期间,以为琳达已经回到了荷兰。 我很想知道她和马克怎么样了,但还是觉得不方便打扰。 后来我的邮箱改了域名,之前的邮件记录全都丢了。 我和琳达之间唯一的联系被中断了。

很多时候,当我在街上看到一个又高又瘦的西方女人时,我会想起琳达,想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后来,时间久了,我渐渐忘记了她。

05

就像爱情一样,友情需要缘分。 没想到,我们竟然在一家服装店认识了。 但这并不奇怪:Linda 工作的公司就在这个城市。

她带我走进旁边的咖啡馆,兴奋地问我是怎么来到荷兰的。 听到我的回答,她笑道:“你也嫁给了荷兰人?” 我点点头,问,你呢? 她拿起电话神秘地告诉我:我给你介绍了一个人。

电话里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琳达告诉了他我们的位置,让他马上过来。 不一会儿,一个男人推着婴儿车走了过来,手里还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 男人很帅,阳光从背后照进来,给他增添了几分冷意。他害羞地伸出手:“你好,我是马克。很高兴认识你。”

“好爸爸!” 我对琳达做了个鬼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