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皮皮虾,我们走

皮皮虾,我们走

图片/洛卡

1

张哲来到全聚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他穿着蓝灰色的工装裤,衣服像是刚洗过的样子,脸也洗的很干净,头上还喷着发胶。

服务员端着菜单过来的时候,张哲其实有些紧张,因为他不确定自己身上带的钱是否够在这里吃一顿饭。 看到菜单后,他松了口气,故作眼熟。 他点了几道菜,然后茫然地看着窗外。

今天是他在北京的最后一天。

2

张哲在这个城市已经六年了。 事实上,他从来没有真正吃过全聚德烤鸭。 不是你买不起钱。 张哲有仪式感,他觉得只要在这座城市扎根,他就会吃一顿饭。 今晚,他要带小慧去吃饭。 小慧不高兴了。 他知道小惠不会离开这里,更不会和他分开。

小惠家在黑龙江,张哲家在烟台。 他们俩都来北京打工,是为了赚更多的钱。 北京扎根了,但这发生了。

上菜很快,张哲一边吃一边想着这几年的点点滴滴。 那时候他还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城市,跟着老乡去看天安门升旗,买了进故宫的票,坐地铁。 那个时候,他觉得它真的很新鲜,然后它就新鲜了六年。 做过销售的服务员,现在在外卖店给某人打工,看起来一个月能挣五六千。

电话突然响起,张哲接了起来。 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准备好了。” 小慧在电话那头说道。

“我做完就走了。” 他想了想,柔声说道:“在我家乡还好。”

小惠突然哭了起来,气喘吁吁地喊道:“张哲,我要跟你一起回烟台,我要跟你在一起,我要……”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张哲打断了她,或许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生硬。 他又说:“到了烟台,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养你。”

“如果……”他犹豫着,“如果有一天我在烟台买房,如果你还没结婚,就来这里吧。”

小惠没有说话,电话那头还在抽泣,张哲静静的听着,直到对方挂断了电话。

“先生,您的海鲜汤。” 服务员端来了汤锅,其中一个不稳,汤洒了出来,里面的虾子掉在了桌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 服务员连连道歉,张哲摆摆手。 他向服务员要了一张纸巾,准备自己擦桌子。

张哲发现,掉下来的虾是烤虾。 他们是这么叫的,还有一个更熟悉的名字叫皮皮虾。 张哲忽然笑了起来。 烟台靠海。 刚到北京的时候,我吃的东西很少吃。 我几乎忘记了它的味道。

“皮皮虾,我们走吧。” 他用桌布轻轻地把烤虾扫到一边,幽默的说道。 这句话是从微博上读到的。 小惠带他玩这个,平日里去看看就解脱了。 小慧说自己毕竟是大城市来的,要跟上潮流。

3

简单的吃完饭,张哲走出餐厅,准备散散步,度过在北京的最后一晚。 他走在街上,看着璀璨的灯光,忽然注意到路边的垃圾桶里扔了一个塑料瓶。 估计有个路过的小孩想扔进去。

张哲犹豫了一下,走到跟前拿起塑料瓶。 按照他平时的性格,他大概不会做这种事,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做。

“毕竟来过北京的人,一定是合格的。”

他轻轻地把瓶子扔进垃圾桶,吹口哨,在冷风中继续走。

图片作者:洛卡

图片来源:http://huaban.com/pins/109949776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