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米粒 谷粒 血汗

米粒 谷粒 血汗

  米粒 谷粒 血汗

  这是他从农村到城里上学以来第一次到同学家吃饭,而且还是女同学家。走进她家的大门,他才知道什么叫奢华,这是怎样的家呀:乳白色的天花板,古铜化的墙壁,青蓝勾通的地毯……“啧啧,北京故宫也不过如此吧!”他在心里暗自赞叹。

  他虽然有点拘束,但言谈还算得体,这让他的心稍稍平静了一点。上饭时,热情的主人给他盛了满满一碗雪白的米饭,颗颗雪白的米粒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直往他的鼻孔里钻,他咽咽口水告诫自己,“千万别吃得太快,要文雅一点。”他几乎是数着米粒吃的。吃到只剩浅底的时候,他犯难了:“是吃得一粒不剩,还是故意留点底儿?”父亲送他上车时的叮咛又在耳边回响:“娃儿,城里人一辈子也没碰过泥土,他们不知道种田的辛苦,不知道米粒的珍贵,你以后吃饭要故意留点底儿,别让人家把咱看扁了,以后吃完之后千万虽再舔碗了。”他早就养成舔碗的习惯了,每次吃饭时,父亲总要看着他把米粒吃得干干净净才让他离开。可现在究竟是吃得干干净净还是留点底呢?他偷偷抬眼想从主人的碗里得到一点启示,却发现主人早己吃完,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他,碗筷也不知什么时候撤走了。他现在感到自己仿佛是正在舞台上表演吃饭的小丑——以前父亲盯着他吃饭,心里满是亲切,可是现在,他也说不出那种奇怪的感觉。(很有哲理的日志 www.wenzhangba.com)

  “到底该怎么办呢?”无助的他用筷子无助地在碗里捣腾着,突然那雪白的米饭迸出了一点黄色,那是一粒谷,和父亲那古铜的脸有着一样的颜色。他的心颤抖起来,小时候给父亲送饭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那是一个炎热的正午,父亲坐在田垄上吃着他送的饭,也是吃到浅底的时候,几粒黄色的谷露了出来,“扔掉吧,阿爸。”“胡扯!”父亲像豹子一样吼了一声,他一辈子也没见父亲如此愤怒过,接下的情形让他终生难忘:父亲将筷子插在田垅上,用那满是泥巴的手将谷粒一粒一粒地拈起来放进嘴里,锁着眉头,然后艰难地一咽……“孩子,那是咱农家的血汗啊!”父亲对满腹委屈的他说。

  “是的,粒粒皆辛苦啊,这一点城里哪知道啊!”他夹起一块豆腐,想将那米粒连同那颗黄色的“血汗”放进嘴里。“也不知道怎 么搞的,现在米价怎么这么低。”主人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农家的血汗不容亵渎。”他心里说着,将最后一口畅快地吞了下去。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