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去旅行

去旅行 有一天,妈妈打电话给我,问我办理的手续、文件和相应的手续。 我在地铁里。 嘈杂的声音和微弱的信号让我几乎听不到电话另一端的声音。 我妈妈可能已经尽力了。 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用,就挂断了。 后来我给她发了一条微信,她说:“没关系,你先忙,回家再和她说。”
  
后来我打电话说你只需要填表就行了。 如果你不能,就问问那里的人,他们会帮助你。
  
妈妈像个孩子似的说了几句,然后问,会不会很麻烦?
  
我说没有,就是个表格,身份证和户口本就行。 很快,如果人不多的话。 但是为什么突然想起来申请护照呢?
  
妈妈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说她什么都没想,只是想着有一天能不能出国,她们说要是能秒到机票,就去普吉岛什么的。 我笑着说,好吧,有时间我应该多出去走走。
  
没多久,妈妈就做好了。 她打电话给我,很兴奋,好像也一样。 我跟她说,护照其实跟身份证没什么区别,就是你的外国身份证。 而且我妈还是不太懂。 她不知道怎么出国。 她只是觉得如果她有护照,她应该可以去任何地方。 我告诉她,这要看你去的地方是否承认中国护照。 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必须这样做。 去办签证。 这时候,妈妈有些慌了。 那么,这个不可以去香港什么的吗?
  
我说,不行,香港还需要通行证。
  
母亲顿时气馁了。 听着,她更是一头雾水。 她想拿笔和笔记本记下来,但还是想不通。 最后,太麻烦了。 我说,为什么不做呢,有时间我带你出去玩。
  
妈妈傻笑,好吧,那你有空就等你。
  
在我的印象中,妈妈从来没有离我太远。 大约几年前她去了海南,然后陪我去桂林上学。 后来,她基本上只是简单的在重庆逛了一圈。 她身体不好。 你不能走得太远,重病之后,你就更加脆弱了。
  
我在上海工作的时候,她来看过我一次。 那次我顺便带她去了苏州和杭州,也是同一时间。 她说:“我还能走的时候就多走走,就像你奶奶救了我一辈子一样。”到头来,什么都没享受。 我们参观了西湖,去了苏堤和白堤,看到了她想看的断桥,但一看就失望了。 她说白娘子追了这么远才见到许仙。 这座桥太短了,太短了我怀疑不是断桥。
  
四月左右,我妈的朋友跟团去云南,我叫她去,然后给了她钱,我说,你真该出去走走,别老是呆在家里,别着急,我有钱在这里。 ,你去玩吧。 我妈大概觉得不划算,犹豫了半天。 我说你年轻的时候去上班照顾我,耽误你太多时间了。 现在我有工作和钱养活自己,你应该给自己放个假。
  
另一头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先问一下价格,便宜点我就去。
  
最后,她去了。 到昆明的那天,她给我打电话,满脸兴奋,然后聊了她在飞机上的经历,后来的晚餐和看到的风景,以及她感受到的宜人气候。 接下来的几天,看到的都是她的照片,脸上挂着久违的笑容。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的大部分同学要么是领导者,要么是老师的孩子。 每逢寒暑假,他们都能带回新奇快乐的照片,从北京到上海,从黄山到九寨沟,那些悠闲的时光我更羡慕,也曾想过和父母一起去旅行,但终究又吞了下去. 我在外婆家度假,甚至和父母一起度过。 很少。 那个时候父母挣钱养家糊口,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长大。 他们总觉得别的父母能做到,自己的父母也能做到。 在叛逆的年纪,我控制不住内心的想法。 堵,也伤了父母的心。
  
我说,我也想和父母一起出去玩,甚至重庆周边的风景。 但父母只是无奈地说,如果你有时间,我们带你去。 然而,那个时间总是在我们无数繁忙的日程中溜走。
  
最叛逆的时候,背着书包和衣服离家出走。 我在朋友家住了几天。 我根本没有和我父母说话。 我妈没劝我。 连续照顾他几天。
  
十七岁的时候,我跟他们说我以后要远走他乡。 我自己去,不用你陪。
  
结束后,我和一群人一起去了凤凰,妈妈给了我一千块钱让我玩得开心。 当时,我们坐火车去那里,一路上我们都很开心。 我整整一周没有给家里打电话。 那时候还没有3G。 出省漫游非常不方便。 回家后,妈妈问我好玩吗,我说好玩,她开心地笑了。
  
后来,我用挣来的钱去了很多地方,一路上带着我自以为是的骄傲,告诉父母和其他人我可以自己做。 虽然我比别人晚了十多年,但我靠自己。 有一天,我把我去过的地方的火车票和机票放在一起。 已经是一大堆了。 工作后,出国经商,辞职后,出国旅游,大部分护照也是贴的。
  
有一次我在北京,晚上在水立方附近和水歌共进晚餐。 妈妈打电话问我北京冷不冷。 我说没关系。 她说多穿点衣服,然后问我有没有去长城之类的。 ,我说还没有,她说如果她去拍些照片,回来看看。 也是那个时候才想起,每次去玩我发朋友圈的照片,妈妈总是把照片放在第一位,而这些照片里,只有自私的自己和不羁的狂妄,真的没什么别的东西.
  
电脑里有很多我去过的地方的照片,那么多的风景,那么多的朋友,但是没有我的父母,哪怕是一瞬间,我想起来,我的家人已经20多年没有拍照了。 一张全家福。
  
第二天妈妈在大理打电话给我,说她用我给她的钱给我买了一块玉。 我说她在浪费钱,她有点生气。 她想和我争论,不能再继续了。 她原本是兴奋的。 我的心情一下子被泼了一盆冷水。 晚上,她给我拍了一张照片,然后给我留言说:“这是对我事业的保佑。你在那边,所以不要累。”
  
突然,我的鼻子有点痛,但我只是“哦”了一声。 她又说,别生气,让你好是我最大的快乐。
  
我跟妈妈说,有空我带你去香港。 我一直想去。 让我们成为同伴,我们不会孤单。 妈妈只是说,等你发财了,反正我等不及了。
  
几次在飞机上,看着云海山峦,我在想,我和父母什么时候有一次全家旅行,即使不是景点,也不是繁华的城市,也只是简单的野餐和亲近的。 很难有机会游泳。 我总是向父母要很多东西。 到头来,能给予他们的实在是太少了。 你的钱放在他们的卡里,不会像他们给你的那样随便花。
  
我们都在大城市里流浪过,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有车有房,什么时候才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当有一天我们拍到全世界发到朋友圈,总会有喜欢的人,静静的看着,什么时候可以参与,什么时候可以关注,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被照顾和领导?
  
哪天我有钱可以让爸妈去远方,他们可能真的不想去那么多地方,他们只是想坐飞机的时候有人说话,到的时候听你和她说话风景区。 告诉我你知道的故事,当他们看到新事物时与你分享。 或许他们只是想要这样一份共同的心情,一份长途旅行的纪念。
  
我一到家,妈妈就已经送来热腾腾的饭菜了。 我在房间收拾东西,打开抽屉,无意中看到了妈妈的护照,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么新,还得等你打开。 戳它,信德告诉你,如果可以,不要把我放在抽屉里。

文/周鸿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