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他让故宫神秘人成了火遍全国的男神,2年后,他又用4分钟的新片预

他让故宫神秘人成了火遍全国的男神,2年后,他又用4分钟的新片预

  这是司马推送的第 904 个与众不同的人

  没有钱,没有房,你还敢结婚吗?女人物质一点,有错吗?男朋友上进,但家境很不好,是不是该早点断了?不切实际的梦想,该坚持吗?……

  这些问题,几乎每天都会以各种故事版本出现,每个人都想要个固定答案,但可惜,这些问题的答案从来没有定数。

  这一次,那个曾经在珠峰拍登山向导,在故宫拍文物修复师的导演,把这些问题都搬上了大银幕。也许,在别人的故事里,你能找到生活的答案。

  一个从深宫里出来的男人,

  却跑去拍了“喜剧之王”。

  故宫高墙内的安静,换成了喧嚣的柴米日常;修复历史的重任,换成了人间散落的手艺;身怀绝技的高人,换成了如你我一般的小人物。

  一些像“喜剧之王”的人,一些在生活里跑龙套,却能像打不倒的勇士一样去面对生活的人。

  你还愿不愿意,再一次喝彩,为他们,为我们自己?

  2016年的年初,纪录片导演萧寒被惊吓到了。

  他那部无明星、无IP、无大制作的“三无”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静悄悄在B站上映,却一路星火燎原,被平均年龄17岁的年轻人刷成了全网热搜。高高红墙里,那群一辈子只干一件事,却无人知名的文物修复师,成了大家心里真正的男神。

  “择一事,终一生”,成了那年最让人动容的一句话。

  2018年的年尾,萧寒对着B站的弹幕却酸了鼻子。感到扎心的,不止他一个人。

  那是一部刚刚定档的全新纪录片《一百年很长吗》,从庙堂到了江湖,他和每一个用力生活的小人物,一起摸爬滚打。两年的时间,一百多位普普通通的手艺人,素材累积如山,萧寒和他的团队,最终却只挑了两个人来说故事。

  一北一南,一老一少。一个是在新疆阿勒泰地区做马鞍子的驯马师爷爷阿合特,另一个是佛山边打工,边学拳的舞狮青年黄忠坚。

  这不像是一部奔着爆款去的纪录片。它没有故宫那样深厚的文化底蕴,没有中华大地绝妙纷呈的动人风光,它只有“一个有文化的神经病和一个傻老汉”最朴素的生活。

  可是,单单一个4分钟的预告片,怎么有人就热泪盈眶了呢?

  “车又没有,房子又没有,钱又没有,人长得还这样子。”

  这是黄忠坚女朋友在预告片的开头,说的一句话。5.5万B站观众感觉同时受到了暴击,“仿佛受到质问的是我”,“影射我本人”,“这是在说我么”……

  黄忠坚的疑惑,在同样的年龄,你也曾遇见过;他的困境,如同你挣扎在生活的泥潭;他受到每一个来自爱人亲人的叩问,你听在耳里,忽然愣一下,熟悉吗?

  “这拍的不就是我吗?太真实了。”那是最近萧寒看到最多的一句话,它们层层叠叠出现在弹幕里,出现在朋友圈的转发语里。“两年时间,我被那些手艺人们打动,现在,我被那些产生了共鸣的观众打动。”

  小人物们鲜活的人生,泼辣辣地在纪录片里摊开来,与我们互为镜像,休戚与共。

  珠峰高处,宫廷尽处,人间深处

  短短57个字,萧寒就可以交代完自己的过往和未来:萧寒,美院读了十年书,又在大学教了十年书,还在电台电视台做了十年主持人。从这部长片开始,下一个十年准备交给纪录片。

  《丽江拉夫斯基》,一部片名就很文艺的纪录长片,快40岁那年,他突然转行,成了导演。和低沉温柔的声线形成反差,接下去的第二部片,他就生猛地跑到了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在珠穆朗玛峰,他拍下一群世界上爬山最厉害的藏族年轻向导,拍下一所特殊的学校,拍下一个人坚守的一座寺庙。

  这些从未走出过自己村子的藏族少年,在学校里,他们会被送去欧洲学习最先进的登山技术,会学习英语,摄影和急救。

  他们是登山者的梯子、拐杖、背包、摄影师和开路者。

  他们视珠穆拉玛为神山,他们感谢神山给了他们一口饭吃。但他们也很迷茫。“现在爬喜马拉雅成了时尚,我有什么话可说呢?”

  萧寒在一个极端的地方,让荒蛮和文明有了一次冲撞。

  从珠峰回来后,萧寒扎进了故宫,

  那是另外一种极端,

  隔绝红尘,修复历史,与世无争。

  他拍出那部人人皆知的《我在故宫修文物》,

  把一位位隐于高墙内的文物修复师变成了网红。

  所有人都期待着他什么时候会拍《我在故宫修文物》第二部。但大电影宣传还未结束,他却早已离开庙堂,把目光投向了江湖。

  “我觉得故宫的修复师,我们看到他们守住寂寞,守住清贫,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有一个很大的国家宝藏在,有很好的研究条件和修复条件。”

  “但民间手艺人,最普通的那些人,他们什么都没有。从《我在故宫修文物》之后,我就想关注他们个人的生活和命运,了解他们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只有自己知道有多难。

  全中国的手艺人,不计其数。

  去哪儿找这些人?找哪些人?能不能拍?

  都是问题。

  他们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田野调查。

  跨过了香港、台湾,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

  仅仅只是道具车的行程就达到了10万公里。

  前前后后,他们调研拍摄了100多个人物,

  最终从这么多人里找到了黄忠坚和阿合特,

  和他们一起在哭哭笑笑中走过了人生的一小段。

  献给你我,每一个努力活着的小人物

  正在“舞狮”的小伙子是黄忠坚,

  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住着出租屋。

  手艺却不能疏,

  一个脸盆,代替了华丽的狮头。

  他爱打拳,最大的梦想就是回村里当村长,

  组修一个武馆,

  再建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舞狮队。

  而现实是,他只是一个在佛山打工的小包工头。

  白天来回在各个工地,到了周末的晚上,他都会来到鸿胜纪念馆学习蔡李佛拳,个子很小,打拳的时候还总是慢半拍。

  他有一个相恋多年的女朋友雪菲,

  也有一个不好对付的丈母娘,

  有一些小浪漫,

  弹起吉他,唱的却是,

  “没有钱,也没有房,

  只有一个有要求的丈母娘。”

  他会对着有要求的丈母娘说,

  就像每一个试图承诺爱情的少年一样,

  “如果你把雪菲交给我,我会对她很好。

  可生活的难在于

  你永远不知道命运会安排怎样的坎让你过。

  两个人的孩子在孕检中

  查出先天性心脏病,未来难以预料……

  另一边,遥远的北疆,

  老马鞍匠阿合特,

  正卖力地靠做马鞍还儿子欠下的高利贷。

  他的侄子身患尿毒症,

  需要阿合特的小儿子捐肾维持生命,

  可儿媳妇坚决不同意。

  他还要应对不断上门讨债的债主,

  生活的重担,

  都压在这位60多岁的老人肩上。

  相隔万里的两个人,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在生活的困境前,一样的抬不起头。

  与故宫红墙里专注的修复师们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小人物们那点小小手艺,他们都来不及去关心传统的意义传承的重要,也分不清梦想和妄想的区别。

  重要的是生活本身,坚持下去,也许就是最好的胜利。

  看这部纪录片,你可能会心酸,可能会受到暴击,可能会同样经受“车又没有,房子又没有,钱又没有,人长得还这样子”的灵魂拷问。

  可你仍然无法忽视那些细碎的美好和快乐,就像黄忠坚在路边排档就着啤酒夜宵,半酣之后,敲着桌子侃侃而谈,喊“年轻人当自强”。

  就像拍摄时,他拿起落灰两年的书翻看,

  被女朋友怼“别装了”,

  连摄影师都一起笑到乱颤。

  镜头随着忍不住的笑意,

  抖了几抖。

  爱情、亲情、梦想、婚姻,

  当一个个问题变着法儿地拿来考验你的时候,

  他们有怎样的选择?

  你又会有怎样的选择?

  甚至,哭和笑都无法独立存在,

  它们混合在一起,

  方才组成了人世间真正的生活。

  阿合特老爷爷说,

  是人就会有悲伤,

  还是唱首歌吧,

  让我们都快乐一点儿。

  而黄忠坚,

  他也终会放下脸盆,戴上狮头,

  他真的可以像一头狮子一样,

  灵巧而威武,

  扑闪着一对大眼睛,

  毫无怯意地面对命运。

  《一百年很长吗》,

  是萧寒为这部新片起的名字。

  “究竟有什么样的一种力量,

  能够让我们更有勇气去面对生活中一个个坎。

  也许因为一件爱做的事,

  也许是因为一个你爱的人。”

  让小人物,

  也在大银幕当一回主角

  在萧寒的纪录片里,主角永远都是人物。

  他说他很想让大家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是这样活着的,他活在一个你可能没有到过,无法触及的一个地方,一个空间,但是他的生命质感一定会和你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相联结。

  有人曾问和萧寒合作了两部作品的摄影师张华,拍纪录片会给你什么样的影响?他说:“纪录片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就像一个家庭的相册。纪录片让我有了敬畏之心,对大自然的敬畏,对生命的敬畏,对生活的敬畏!”

  这份来源于真实的敬畏之心,是一般的虚构故事电影难以达到的质感和厚度。

  《一百年很长吗》,已经定档12月1日全国公映。

  让纪录片走进电影院,是萧寒一直以来的执念。是从准备拍纪录片时,就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为《喜马拉雅天梯》跑路演时,每到一处,萧寒都会问台下观众两个问题:“有多少人是第一次在电影院里看一部纪录片?”“有多少人还会第二次买票走进电影院看纪录片?”

  一双双手在欢呼中举起来,微光连成火焰,山顶上的呼喊,回音响成一片。

  来自豆瓣

  《我在故宫修文物》大电影点映场的爆满,也让他更有信心坚持这一“执念”。

  三年过去了,当《一百年很长吗》的预告片在b站发布。满屏的弹幕,还是让萧寒酸了鼻子。

  两个小人物的故事,究竟能在大银幕上走多远?谁也不知道。但只要他们能够出现在你的择影选择里,这本身就是一种胜利。

  从第一次拍纪录片到现在,7年过去了。让一部纪录片挣扎着走进电影院有多难?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答案。

  “我们自己尽自己的全力去做的这一点努力,可能它会是一个蝴蝶的翅膀,可能带动一些意想不到的效应,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去努力的。只要你喜欢这件事,只要你觉得这件事是有价值的。”

  一百年很长吗?

  或许,

  只有用力活过的人才知道答案

  感谢萧寒导演接受有束光专访。本文未标注图片均由萧寒导演提供,动图来自电影预告片,感谢授权。

  《一百年很长吗》11月将启动超前点映会,

  想了解更多参与信息请

  联系电话/

  点击阅读原文,让小人物走上大银幕!

  << 微信改版,设置星标不迷路 

  内容合作

  商务广告投放微信:ysg-AD

  电商合作微信:ysg-AD(添加时请注明电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