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1949大迁徙》经典影评有感

《1949大迁徙》经典影评有感

  《1949大迁徙》是一部由吴胜威 / 洪慧真执导,游本嘉主演的一部纪录片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1949大迁徙》精选点评:

  ●改变了我的历史观

  ●历史悲剧,催人泪下。

  ●时间的距离是最最远的~~

  ●被命运推着走的人们,都只是时代洪流中的蜉蝣…

  ●多难的民族,人民之苦。

  ●战乱年代人的生命如蝼蚁

  ●一段历史。在线看: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M0NjE2NTIw.html

  ●在那段超过两百万人迁徙的日子里,对错,公平都是无暇考虑的价值,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

  ●在无法抗争的命运洪流面前,没有人是可以幸免的……

  ●深刻的了解那个年代的人

  《1949大迁徙》影评(一):历史大浪潮下,个体的颠沛流离

  2016年看的第28部影视作品。

  ************

  历史大浪潮下,个体的颠沛流离

  ************

  1945年 社会变迁!

  日本投降后的台湾,50年的殖民统治,文化、教育各种冲突。。。

  1947年 冲突升级!

  二二八事件 本省VS外省 21师武力镇压 三人联保

  1949 迁徙

  600W+200W

  沉船

  入台管制

  黄金、文物迁徙

  白色恐怖

  。。。

  。。

  。

  民族苦难史

  《1949大迁徙》影评(二):什么滋味?

  小时候,经常会听家人说,附近谁谁家的谁谁当年跑到台湾去了,几十年后回来又怎样怎样。还有留在大陆没有走的那几个老头,我小时候还见过他们,呆呆的样子,国军团长旅长都有,当年舍不得走,历次运动被整得很惨,家人不孝顺不待见,暮年只能坐在家门口发呆,寂寞地死去。

  告别家国,到底是什么滋味?像是被无情放逐吧!片中的老兵们,几十年之后依然能够黯然泣下。还说着家乡的口音,还能记起小时候村庄城市的样子,只是,他们在那一个小岛上守望了残生。

  傅斯年到台湾写了一副很有名的条幅:归骨于田横之岛。他们那一代人,有这样的骨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特别想了解他们。

  三个小时的片子,看完了。一定还有更多故事。留待我去想象与感慨。

  《1949大迁徙》影评(三):观影有感

  二二八事件是影片前段的重点,也为观者奠定了一个基本的感受:个人命运在历史变迁中难以把握,充满无奈。这种命运无常,体现在各种普通人的身上。有被迫随着军队到台的士兵,有流亡学生,有国军部队的亲眷。他们都以为迁到台湾只是暂时的,过不了几年就会回到大陆,回到家乡。如果知道这一走就是几十年,也许很多人都会对登上横渡海峡的轮船感到犹豫吧。在对陈诚之子陈履安的访谈中,他对幼时来台没有带来玩具还记忆犹新。在台湾电影《泪王子》中,空军将领刘将军坚持不愿整理杂草丛生的庭院,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暂居之地,不值得精心布置;并一再说对于太太将上海的家具全部运到台湾并不赞同。整个五十年代,从大陆迁台的人们都抱有这种想法,并没有把台湾当作定居之所。这种态度,也体现在国民政府对台湾的治理上,自然引起了台湾本省人的失望和不满。

  大规模的强制的迁徙,总会留下深刻的影响。比如明朝洪武年间的山西移民“回望大槐树”,十几年前的三峡移民。1949年前后向台迁徙的结果,塑造了几十年来台湾社会基本情况、基本问题。不同阶层、不同身份的来台大陆人,自然而然地要对在台湾和大陆的生活对比,对原来生活的怀念多会把过去修饰得美好些,于是这批移民对台湾本身不免有不满与抵触的情绪。大概也是因为,在这场空前的离难中,过去富足显赫的没落潦倒了,过去平静安康的变得困顿起来。物质的匮乏、地位的失去,带给人精神上的失落甚至堕落,这是《花桥荣记》里的小人物;心有不甘的,又陷入逃避现实和对过往的追忆当中,这是《游园惊梦》中的太太们,是《永远的尹雪艳》里尹公馆柔软的沙发上夜夜沉迷的老主顾。台湾电影《童年往事》对这个主题表现得冷静而温和,里面男孩儿的奶奶每天想着的事情就是回大陆去。她走出家门,走出眷村,走到田野中去,想要找到去大陆的路,可又总是迷路了,被人力车夫送回来。这种如同迷路一般的迷茫和一刻也放不下的牵挂,应该是许多当年迁台的大陆人共同的体验。

  影片的第三部分,主要讲述了1948年到1949年间,蒋介石政府将二百万两黄金和两万箱故宫文物前往台湾的情况。纪录片《台北故宫》详细地介绍了文物运台的过程和抵达台湾后辗转多方的漫长经历。对于这件事情,我觉得并不好评价。这些国之重器去国离乡,颠沛流离,原来是战乱所致,与战乱中的个人一样,只能随波逐流。在当时的国府看来,将重要的文物运往台湾似乎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马衡先生反对将文物运往台湾,是从一个文物工作者的角度,一心要避免对文物的损坏,也希望这些物品回到它们本来归属的地方。其实,庄严先生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虽然他支持了文物运台的工作,但也仍然盼望着有一天这些故宫文物能够回到北平。在访谈中,家人提到庄严先生临终前还一直念叨着:北平——北平——这种至死不忘的心愿是不能假装的。只是,一个人、一群人都不能改变历史造成的困难。

  影片中也评论到,这批珍贵的国宝运往台湾,也有着明显的政治目的。如何在政权对峙,战乱四起时标志政权的正统性?用什么来代表中国?国府聪明地选择了故宫文物。这批珍贵的物件儿,似乎浓缩了上下千年、九州万里;保有了它们,就似乎是继承了中国的精神形象,一个政权也就有了国家的灵魂。今天,它们还静静地躺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博物院后面的大山中。也许当年有人对国府运走了这批文物感到不甘甚至气愤,但是,也要看到这行为产生的积极效果。故宫文物是两岸血脉相连的重要明证。每一件来自北平,来自紫禁城里的宝贝都说明着台湾和台湾人的精神归属。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仅仅靠法律和军事力量机械地绑在一起;它的长存,来自于代代相传的共同的自身认同。如果这些文物能通过它们博大精深而含蓄深沉的魅力,激发起每一个见过它们的台湾人对中华民族文化的热爱和归属,那么一笔丹青,胜过雄师百万,也就并不算是一个神话了。席勒说:“美育是人格的完善。”故宫文物的美,它们背后的悠悠历史,它们承载的辛酸苦乐,足以陶冶人格。而一个、一群具有中国式人格的人,又怎么会愿意永远地离开自己的祖国?在我看来,文物迁台,既是国府当年统一中国计划的一部分,也是这理想的现实遗存。情随事迁,谁能想到它们今天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呢?我们不需要再去批判那段往事,相反,应该积极正面地宣传这批文物,让更多的人了解它们,懂得它们,维系其两岸的亲缘。即使当年迁台的老人逐渐故去,今日的台湾青年大多在岛上出生,只要这精神的血缘还在,就没有人能切断发自内心的归属。

  1949大迁徙要说短,也不短;要说长,也不长。这部纪录片较为全面地展现了这一重要的历史事件,人、物、事浑然一体,颇有史诗长卷的构架。但这样复杂的一段过往,在几个小时内是无论如何说不清道不完的。虽然只是挑选了典型的人物,但也还没有时间深入地探索他们在这段时间的经历;即使着重谈到了二二八事件,但回顾起来,也仍显单薄。1949年的迁徙,是了解台湾的一把钥匙,一个切入点。它的复杂和深刻的冲突性,值得通过各种形式深入地探讨。这些任务,当然不是一部几个小时的纪录片就能完成的。我很庆幸能在课堂上接触到这部影片,它带领我寻找深入台湾人灵魂的道路,让我发现自己以为的了解是那么不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