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北京初雪,素颜中国

北京初雪,素颜中国

  图片|弘薯-摄物道君语:

  今日,北京下了今年第一次雪。

  我又想起了诗人的诗:

  “一下雪,北京就变成了北平,

  下了雪之后到后海,就穿越到了明清。”

  但说实话,对生活在南方,于雪没有任何体验的我来说,“一下雪,北京美成北平”,并不理解,只有诗意却抽象的想象。

  直至到了北京,见惯了城市描眉涂粉后的靓丽,三里屯的高楼,二环的车流,和深夜霓红闪烁后,一场大雪纷飞而至。

图片|烨103-摄图片|yutengphoto-摄

  如沙如粉的大雪落在枯枝上,紫禁城的琉璃瓦上,西山的山尖上......这座重一线城市,因雪,不得不慢了下来。

  我才明白,忙碌生活中我们往往只注意到他的繁华热闹、喧嚣复杂,却忽略了浓妆淡抹背后,素颜朝天的美。

  雪前中国,各有各的浓妆淡抹。

  雪后中国是素颜。

图片|故宫博物院-摄图片|fredlsy-摄

  北京真是太忙太累了!即使入冬,二环的车流也从未有停歇的时刻,京漂人的脚步也永远都那么行色匆匆,更没有人有时间关照城市的过去,一切活在当下。

  然而只要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北京就换了容颜。

  图片|白小姐与木棉-摄

  北方的雪,常伴随着肆无忌惮的北风,所以雪落时刻,人们只好躲在温暖如春的家里,等雪一粒一粒飘落窗外,落在紫荆城的琉璃瓦上,宫门前小狮子的头顶上,或者红墙朱门前的腊梅上......

  但只要雪小了,风弱了,青天下闪着纯白的光,人们便披着棉袄,围着围巾,出门赏雪。

  图片|棉花糖949-摄

图片|故宫博物院-摄

  看那榆树上积了雪,顶着一髻儿白花,看蛰伏已久的麻雀飞来,在枯枝间蹦来跳去,吱吱叫个不停。

  图片|来源于网络

  也不怕故宫门前人潮拥挤,愣是排上好长的队,与故宫红墙飞白雪撞个满怀,摸一摸那道深红的廊柱;在北海环绕着湖岸,看雪花一点点落入湖面,悄然化开;或者坐在未名湖的长椅上,对雪沉思......

  图片|弘薯-摄

图片|棉花糖949-摄

  北京,得益于一场大雪,掩盖了快而忙碌的马路,也留住了人们的脚步,更把往日见不到的北平,六百年的明清故宫,什刹海的湖水,拉回了眼前。

  卸下了匆忙与劳累,浓妆淡抹后,北京美成了北平。

图片|小浪涛-摄图片|白小姐与木棉-摄 

  当我知道,西安就是孟郊登科后“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长安之后,我对此城有些失望。

  因为现如今的西安,不再是万国来朝的盛唐气象,也没有了“臣是酒中仙”的李白的豪迈气概,斗转星移间,古城的旧貌渐远渐失,古老城墙在1400年中斑驳剥落。

  图片|寻找老西安-摄

图片|小小小娇-摄

  人们爱其艳丽的容颜容易,爱其经历岁月后的粗粝很难。不过雪落之后,西安绣口一吐,变成了长安。

  青灰环立的城墙,因大雪的到来,每个缝隙都填满了晶莹的雪花,以绝对的纯白,消解了古城墙的陈旧与斑驳。

  白茫茫的城墙上,天地也由此变得清净而悠远;雪花掩映下的红灯笼,仿佛一抹红杏出头,分外耀眼。

图片|不语-摄但最令人难忘的还是大唐芙蓉园,久负盛名的皇家御苑,覆了雪之后,走在亭台楼阁间,穿越在雕梁画栋中,摇摇晃晃地好似能撞见一个女子,“云想衣裳花想容”,跌落在昔日大唐的繁华。

  雪后,不是梦回长安,而是洁白纯净的雪,洗练出它最本质的美。

  图片|sjtian-摄

图片|Chengz-摄 

  南京的冬天,是不大见雪的,即使有,这片土地也兜不住雪花,落地即化。

  于是,即使入冬我们亦常见到这样的光景:秦淮的客船一辆接着一辆,输送往来的客人;入了夜,河岸从东到西,热闹不停,灯影幢幢,对岸不时传来人们吟唱的《秦淮景》。

  图片|李玉蓉秋影-摄

  图片|Au-摄

  虽是六朝古都,但因为热闹,显得现代风情十足。所以雪未落之前,南京一半是秦淮遗韵,一般是现代都市。只有一场纷纷大雪,南京才卸下了那一半的浓妆。

  到那时,走在南京城,仿佛走进了古董铺子,到处都有历史的遗痕。

  图片|我是福大人-摄

 清晨,做个风雪早行人,步行秦淮。花草树木变得只有一层纯洁的白,黛瓦粉墙被积雪勾勒出精美的线条。簌簌雪花落入了淮河,六朝的兴废,王谢的风流,秦淮的绝迹,便一一现于眼前。图片|黎明-摄

  若是明孝陵游人太多,可去中山陵。抛开青白色的石阶与高墙,青琉璃瓦的享堂,还有青琉璃瓦的碑亭,覆了雪之后,同样有不失明孝陵帝皇的贵气。

  再爬上鸡鸣寺,在白茫茫的天地里,坐在一排明窗前,回忆孙权在此地定都建业的故事;吃一碗茶,看面前苍然蜿蜒着的台城,被厚雪覆盖,想起经历风风雨雨的“南朝四百八十寺”。

图片|赖赖4前想后-摄图片|石榴儿-摄

  暮光中,钟声想起,雪后的南京,安静得像一首古老的诗。

  如果说,雪未下之前,南京一下地就能感受到的幽幽古味,能勾留我一半的衷情,那么雪后的南京,把那一半也勾留在了此地。

  图片|阳光心情-摄

  图片|来源于网络

  北上广深之外,最现代繁华的城市要数杭州了。这几年,杭州的变化极快,G20,共享电动车,2020年亚运会,和节节攀高的房价,让人对此地有了顾忌。

  但如果说起杭州的雪,人却变成了“痴人”。

图片|画尧-摄图片|画尧-摄

  为白娘子的断桥残雪痴,为雪中孤山赏梅痴,更为张岱笔下那面湖水痴。没有人不为“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而向往,而沉醉。

  尽管如今再去泛舟湖中,人潮涌动,也挡不住有人抛开一切,自顾自地躺在晃晃悠悠的小船里,迎着风,听着不知那儿传来的微弱箫声,那光景真会教人忘却身在哪里。

  图片|万松元-摄

  对于我,倒是更喜欢绕雪西湖。从断桥、苏堤,走到西泠印社,又穿过了西冷桥,把西湖逛了个小半圈。最后站到孤山上,只为感受南宋苏东坡说:“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雪湖”。

  在西湖附注一番热情后,再去在天竺寺踏雪寻梅。平时这里游人如织,而今日又被西湖吸引走大半游客,寺庙回归了难得的宁静。

  一个人,拥着冬衣,在天竺闲走,身边两侧全是冰雪覆盖的世界,白的雪,黄的墙,草木静默,只有偶尔而来的僧人信步其中。冰雪佛国中的一番闲走,宛若回到千年前的临安。

  杭州的雪,不为别的,只为把这座城市用白色装饰得更加迷人,让人忘了那头日趋繁华的景象,甘心做个痴人,梦回临安。

图片|万松元-摄 

  我对于苏州所有的想像,除了弯弯绕绕的水巷,只剩下园林。

  有人爱其“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可我只觉得春夏秋的园林,太繁太闹。要么桃花柳绿迷人眼,要么红枫夺目杏叶纷飞,而落雪的园林,将一切都交给了冬季的素白。

  图片|白袍慕云-摄

图片|风见风归-摄

  雪落的时候,走去拙政园的路上,我常常分不清眼前的是苏州的雪,还是苏州的墙,简单的白,只勾勒出稀稀疏疏几条乌黑的线。

  苏州的水土不似北方,它是热的,即使寒风忌惮,也养得住植物,鹅毛大雪的日子,园子里便能常常看到素白之外的绿叶红花红果。 

  图片|少游张-摄

图片|目心-摄

  尤其是“与谁同坐轩”,比别处的绿植还要更浅一点,绿晃晃闪亮亮的叶儿,挂了雪,更加清秀灵气,若结了冰挂,像一只绿琥珀。

  轩里虽没有红梅,但有几株南天竹,红果点点鲜艳艳,更衬得白雪的纯净与清丽,亦照亮了小小一方天地。

  雪后苏州,从平日的喧闹褪去,没有了春夏秋的浓妆艳抹,粉墙黛瓦也变得清净而悠远。简单,却纯粹动人。

  图片|冬夜的街-摄

图片|百变酷猫-摄 雪后,城市脱下了它的霓虹闪烁,停下日夜喧闹不息的烦恼,空气也由浑浊变得清新。

  我们也换了容颜,

  放下为生活的奔忙,

  放下一年的忙忙碌碌。

  雪后中国是素颜,

  雪后我们是稚子孩童。

  图片|冬夜的街-摄

文字为物道原创,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24小时闪购 · 

   任意2件即享9折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物道生活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