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西庐寺

西庐寺

  某一天临时起意,要游西庐寺,就去了。山不高,路不远,入了景区大门,沿着一条沥青山路逶迤而上就是了。一行人或浏览山下的粼粼湖光,或打量路旁的铜像密林,走走歇歇,终于在正午之前赶到山门。山门不大,门头正中挂了一个匾额,上书"西庐寺"三个金色大字,右侧卧着一块大石,阴刻一个硕大的"觉"字,颇有点铁钩银划的意思。

  进的门来,是一条月牙形右斜往上的小道,道旁古木参天,荫凉一地,偶尔几缕阳光遗落在苍苔枯藤上,却越发显得岁月的斑驳了。远处的殿台楼阁就掩映在这重重的密林中,微露几角,而在山脚就可望见的入云高塔,反而不见了。朋友问我,看到树上的牌子没有?他们怎么知道哪棵是150年的哪棵是200年的?我顺着他的手指望了一阵,心想难道是把树锯开了看的年轮?嘴上却说,应该是用碳同位素测的吧。朋友摇头,说,大概就是分左右手,左边都是150,右边都是200!我哑然。

  走了不到三分钟,来到一个岔路口,往前是大雄宝殿,往下是取香的所在,我们不是信徒,就一致往前走了。首先映入眼帘吸引我注意的不是这块庄严宝地,而是一个和尚:这位大师身躯肥大,穿着一袭得体的褐色僧衣,白净微圆的脸上戴了一副墨镜,一串念珠由层叠的颈下直垂到凸起的肚子上,手里摇着一把纸扇,很有点潇洒的味道,再看手腕上,则密密匝匝的缠了数圈细小的念珠,上面坠了一块鲜亮水润的白色玉佩,玉佩边上又有一块名表压在念珠上。大师白白胖胖,时而背着双手从大雄宝殿的简介牌踱到鼓楼下边的关帝庙,时而抬头望天用右手拿着的纸扇敲着左手,一下、两下、三下…颇有节奏。大师虽然神游天外苦苦思索着佛法的空有人生的真谛,却又有一副怡然自得的化外风姿,真是让我等凡人仰止。我不由得绕着他走了一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几番,这才咂吧咂吧嘴,带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往下层买香的所在去了。谁知走不上两步,就被几把骄狂的喇叭声给堵住了。抬头一看,原来是一辆高大威猛的奔驰车缓缓的行驶在我面前的小道上,纯黑、厚重,气势逼人,一路向前一路按着喇叭。我怒了,心想佛国净土谁敢喧哗!正要上前用杀人的眼神掀翻它,忽然瞥见副驾驶里坐了一位大师!大师应该是赶路急了一些,只见脸上腮肉抖动,一片油光,也顾不得擦上一擦,偶尔车子不稳,还颠的大师打了两个饱嗝,但大师没有丝毫掩饰,抖了几下之后正了正脖子,仍然正襟危坐,显示了有道高僧不滞于外物的庄严宝相。只是不知道这是去哪里弘扬佛法走的这么匆忙?我赶紧闪到一边,随着善男信女们让路,行注目礼。车子很快过去,只留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车屁股,只见这不同凡俗的屁股上贴着一个牌牌,上面写着"特别通行证"几个小字。众人见到这个情景,不由得在心里赞叹:哎呀,大师就是大师,果然具有无上的智慧,我们怎么没有想到?不然不也是可以开车上山了吗?

  我信步走向大雄宝殿,经过一个简介牌停了下来,上面言简意赅的解释着大雄二字的深意,我在心里默念,边上一个小孩问他正在大声朗读的爸爸,是机器猫里大雄的宝剑吗?我哈哈一笑,顺着人流走上去往大雄的宝剑的台阶。大雄宝殿建在一个大约两米的高台上,台下入口处有左右两侧台阶,台阶正中是一堵青石方壁,上面刻着一幅佛经故事,人物车马十几个,颇为生动,画面的最左边则有某某居士布施等字样。

  十几级台阶抬脚就到,一扭头,但见眼前豁然开朗,一座气势恢宏而又古朴典雅的建筑拔地而起,巍巍地矗立在面前的巨大青石广场之上——大雄宝殿到了。细细看去,此处的大雄宝殿与别处寺庙一般无二,建筑样式仍是重檐歇山顶,大出檐、大屋顶,斗拱飞檐、悬臂翘角,显得很是庄重大方、气势雄浑,这也是中国古代建筑艺术中最有特色的瑰宝之一,故宫的大多数主体建筑即是如此。当然此处没有色彩繁复的雕梁画栋、也没有造型别致的瓦件脊兽,更没有煌煌逼人的琉璃细瓦,只余下朴素简单了,我觉得这样挺好,很符合佛家的出世精神,这一点从建筑的整体色彩上也看得出来,仅有三色:青瓦白墙、红窗金匾。金匾嵌在一二层重檐之间,上书“大雄宝殿”四个大字。金匾下面即是大雄宝殿的三个正门,门头上,各有一块红木金字的匾额,自右往左分别是“华藏世界、万德庄严、祗园重辉”,另有两副楹联,只记得一句“金身显焕河沙亿圣共皈依” ——这些斗大的金字,让人看着看着就花了眼,只记得金光闪闪了。

  走上殿来,发现门槛奇高,直到我的膝盖——或者是我腿太短?都说佛家为众生大开方便之门,弄这么高的门槛让我费解。大殿正中供奉着三位佛菩萨,居中的是释迦牟尼佛,左右分别是普贤菩萨和文殊菩萨。佛菩萨们丈六金身,结跏趺坐,眼帘低垂,手结宝印,正面含着无边的慈悲和智慧默默的注视着脚下熙来攘往的芸芸众生。佛像下方的几案上满是供奉的鲜花明灯,又有钟磬鱼鼓等等法器。我们来时,正遇着一个老和尚敬香礼佛,继而又敲钟击磬唱念经文,一时间只见偌大的大雄宝殿内梵音阵阵,清香袅袅,连闹闹哄哄的游人也肃穆了许多。佛像前方的左右两侧,覆有十数个金色蒲团,应该是和尚们打坐参禅用的,而大殿正前方的三个褐色蒲团,则供信众游人参拜,我让儿子拜了三拜。随后带他四处游看,在大殿左侧他问我,这些人长得这么可怕,都是谁呀?我走到长案前细看,咦,这不是跟孙悟空打架的那几个吗?一个是增长天王,一个是广目天王,一个是多闻天王。接着一愣,一般大雄宝殿左右两侧供奉的都是罗汉呀,怎么这里是二十诸天?我走到大殿右侧一看,也是护法诸天。于是我就挨个告诉儿子,这是谁这是谁,那是谁那是谁,塑像下面没有名牌的,只好告诉他我也不知道。最后领他在大殿后面认识了地藏王菩萨、弥勒佛、释迦牟尼卧像,他又问我,地藏王菩萨是干什么的,我就说了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典故,他表示不懂,我挠挠头只好说,恩,你知道他是地狱里的老大就行了,儿子眼睛一亮点了点头,表示懂了。这时,他看到一个蒲团就在脚边,突然躺了下来不愿意走了,说好累要歇会,我正想喊他起来让我先躺一会,他妈妈就来了,一把把他提溜起来,说不能对佛不敬什么的。我心想,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佛爷们要是连小屁孩耍个赖都不能容忍,还谈什么普度众生?看她在给儿子讲道理,很有点要开始念经的架势,我就赶紧跑到一边去看阎摩罗王脚下的油灯了。他妈妈看到油灯,也来了,看了一会,问我,这么大一个玻璃桶,这么小一个灯,什么时候能烧完?我翻了翻白眼,告诉她这是信众们供奉的油灯,还贴了名字呢,越多越好,灯油越多代表福德越多。最后我们还在卧佛边上的旮旯里,看到了好多空着的油桶,金龙鱼呀鲁花呀什么的都有,我才明白,原来灯油是要用可以吃的油的!怪不得明清小说里常有人骂和尚,佛前的灯也不点的亮些,合着布施的油都被你们这些秃驴炒了菜吃了!

  我心满意足的走出大殿,直走到广场中央,闭上眼睛,任由白花花的阳光扑在我的脸上、身上,浑然不想动,我觉得我的心灵没被净化,跟十几年前第一次见到佛菩萨的时候感觉大不一样。难道是多吃了十几年干饭把敬畏之心也吃没了?不得其解。于是我又睁开眼睛,看见广场右边是鼓楼,广场左边是钟楼,据说每天早晨和傍晚和尚们都会鸣钟敲鼓,可惜今天来的太晚,见识不到了。广场前面下去,又是一个小广场,左右两侧分别立了一个驮着宝瓶的白象,正中是一座三层铜塔,此时塔边正有一群大人小孩往塔里扔硬币玩。看看天色,饭点早过了,一行人就想回去了。其实一般寺庙建筑,以大雄宝殿为中轴,前后应该还有天王殿、方丈室、藏经楼什么的,也没看到在哪里,只能算了,走了。

  我们沿着小路朝大雄宝殿的右侧走去,发现了一些鳞次栉比的精美屋舍,门口都竖着一个“游客止步”的告示牌。朋友说,不偷不抢、不奋不斗,住着这么好的房子,真是让人羡慕啊。聊着走着,突然在转角看见了一个偏殿,看匾额是方丈室,门口坐着一个快要入定的老和尚。正要进去看看,儿子欢呼一声,跑了,顺着他的身影一瞧,哎呀,原来是那个在山脚下就能看到的高塔!我欢快地跟着儿子跑过去了。12层高塔,站在塔底向上望去真是让人头晕,进到塔里一看,原来是供奉地藏王菩萨的。除了正中一座大的菩萨像之外,墙壁上还凿了壁龛,每一个大约有一本书大,里面都装着一个小的金色菩萨像,密密麻麻的布满四壁,让人叹为观止。但我有点密集恐惧症,正好儿子过来说上楼的楼梯都被堵死了,我们就赶紧逃出来了。正要下去,又瞥见塔对面有一堵长长的石壁,上面刻满了巴掌大小的金字,最左边写着:妙法莲华经第十二品。我又开始傲娇了,自诩读过半本佛经,就非要拎着儿子读给他听,说是让他濡染一些佛法,他只好听了。读了两行,我不读了,儿子问怎么不读了?我想了想之前给他定下的“诚实守信”四字家训,只好说,好多字不认识,又没带字典,还是走吧。走了十几步又碰到个熟人,正是最先碰到的那个墨镜大师,他又施施然的逛到这里来了。

  终于下山了。下山是令人愉快的,虽然脚步不再轻盈,但身边不是那么拥挤了,足够的空间带来了足够的愉悦感。朋友问我,哎你说,这些个一两百年的树,怎么只长高不长粗呢?他们又说有1184棵,是怎么数的?用无人机吗?还是根本没数,反正我们又没法自己去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