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危难之时救敦煌

危难之时救敦煌

2014 年 10 月 16 日在距离丝绸之路名城敦煌几百公里的中国西部,罗布泊上空升起了一朵震惊世界的蘑菇云。 “我国第一次爆炸成功!” 当无线电波载着这个好消息时,他激动万分。 可没过多久,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一言不发,像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问题。 他郑重地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半晌才在他身边说道:“你赶紧让全国的王野秋同志联系敦煌,问问敦煌人有没有受到影响?莫高窟有没有损坏?” 正在狂欢中的敦煌县委书记、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常书宏陆续接到北京方面的电报。 众人得知这是一封教学电报,更是激动不已。 很快,他及时汇报:“根据电传,目前敦煌人未受影响,莫高窟也安然无恙。” 这让他的眉头舒展开来。 随后,他派出10批由北京医疗单位的专家和医务人员组成的医疗队赴敦煌,深入敦煌、莫高窟城乡,检查群众、救治疾病,设立疫情专项。预防机构——省,随时监测可能由核辐射引起的流行病。 同时,他还指示加快正在进行中的敦煌莫高窟大规模加固工程,确保这座艺术洞窟能够完好无损。

虽然他在世之前从未亲临过敦煌,但他以博大的胸怀和超人的视野,对敦煌艺术的高瞻远瞩和关心,给我们留下了许多难忘的往事。两次参观敦煌画展

[1945年,敦煌艺术研究院在重庆七星岗中苏友好协会举办了敦煌壁画小型临摹画展。绚丽多彩的敦煌艺术轰动山城,参观者络绎不绝,展览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一天,人群中有人高呼“周副官来了”。众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了重庆代表,文化界知名人士郭沫若等人的身上。他们看起来很明亮,对每个人都微笑。挥手打招呼,走进展厅。

他一边仔细看敦煌壁画复制品,一边认真听敦煌艺术学院院长常书宏的讲解。 听着常书宏浓重的浙杭口音,他亲切地问道:“经常老公也是浙江人? “听说常书宏是浙江杭州人,高兴地说:”经常我丈夫和我被认为是村民。 我的家乡在浙江绍兴,离杭州只有一百公里。 今天我们老乡见老乡,泪流满面! “他幽默诙谐的谈话,让处于困难时期的敦煌艺术学院感受到了一种温暖和善意。

在参观和欣赏了敦煌壁画复制展后,他对展览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对常书宏等人在艰难的环境中保护敦煌艺术表示由衷的敬意。 他勉励他们不要屈服,坚决反对派系的不正之风。 它最终会赢得群众的支持。 简短的谈话让原本在当局面前目瞪口呆的敦煌艺术学院受到了鼓舞。 他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个朋友,人们会如此重视文物保护。

  1949 年 9 月 28 日敦煌解放了,饱受灾祸的敦煌莫高窟终于迎来了曙光。 受关注,敦煌艺术研究院直属人民政府文化教育委员会社会文化局,更名为“敦煌文物研究院”,常书红任所长。

1951年,为配合抗美援朝运动中的思想教育,受命在北京举办大型敦煌画展。 今年正月,常书红接到国务院文教委社会文化局局长郑振铎的电报,要他把研究所完成的所有壁画副本都带过来。历年文物到北京展出。 这是对新成立的敦煌文物研究所的又一次极大鼓舞。 常书宏等人立即将壁画的副本全部收齐,连夜赶往北京。

遵照指示,郑振铎亲自担任“敦煌艺术画展”筹备委员会组长,常书宏担任副组长。 经过4个多月的努力,展览于1951年4月下旬准备就绪,准备在紫禁城午门楼展出。

展览开幕前的一个星期天早上,张馆长和他的女儿常莎娜以及历史博物馆的张秘书正在对整个展览进行最后的检查和校对。 突然,他们接到一个电话,说他们中的一个人要去展览现场。 .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常书鸿显得有些慌乱。 他不好意思地说:“今天是星期天,同志们没有出席会议。” 对方问道:“你是谁?” 常书鸿报了名。 对方说:“只要你来接待,下午三点就准备接待,不要出去。”

当天下午2时许,常书红带着女儿夏娜和张书记早早来到乌门楼上等候。 当时下着毛毛细雨。 2时30分,常书红看到一辆车从端门开往乌门,终于停在了乌门城的底部。 守卫先下了车,在车体上披上了一件淡蓝色的雨衣。 常书红和张书记立即上前台阶迎接。 这时候,下车的人已经迈出了有力的一步,踏上了台阶。 当那亲切而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常书宏急忙上前,激动的握紧了双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见他们没带伞站在毛毛细雨中,他们立即脱下披在肩上的雨衣,递给守卫。 他兴致勃勃地说:“七星岗看过你们的敦煌壁画复制展,已经五六年了,当时只有二十多件展品,这次的规模要大得多。” 常书红说:“你当时就告诉过我们,鼓励和支持坚定了我们的信心,让我们更有信心继续工作。”

看到常书红女儿常莎娜临摹的敦煌壁画展,我高兴地对常书红说:“你女儿继承了你的事业,敦煌艺术还有继承人!” 当听说常沙娜刚从波士顿回到北京参加“敦煌艺术展”时,她鼓励常沙娜说:“国家需要像你这样有知识有才华的年轻人。回来建设!回来建设国家最需要的东西是一种莫大的荣幸。在某个地方工作。“ 因为这句话,原本打算和父亲一起去莫高窟打工的常莎娜,后来来到了师资不足的清华大学建设系担任助教,将敦煌艺术搬到了莫高窟。大学讲台。后来,她还参与了十大建筑的设计工作,并在建筑实践中广泛运用敦煌艺术。

1951年6月,政务院高度重视,派专家组赴敦煌实地考察莫高窟,拟定常与对症、临时与永久、分步防护相结合的办法。洞到洞内。 该计划获得批准。 建国初期,百废待兴。 在当时资金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奉命先拨款2亿元(当时的旧货币,现在约2万元)修复唐宋时期五座岌岌可危的木造洞窟。 ,并拨出资金改善敦煌文物研究所的工作和生活条件。 它配备了一辆吉普车并购买了一台发动机。 莫高窟首次安装了电灯。

2012年,他亲自主持会议。 会上,他以严肃的表情和认真的讲话表示:“敦煌莫高窟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宝贵的文化艺术遗产。 解放前曾遭人残酷掠夺和掠夺。 现在我们必须得到保护,否则,我们这些人无法向后代解释。” 当时,国家财力特别困难,但毅然决然地做出了决定,并在会议上做出了最终决定:批准了100万元的巨额专项资金,用于对敦煌进行大规模修缮。 莫高窟,实施保护工程。

在精心呵护下,敦煌莫高窟成立后的第一次大修拉开帷幕。 应急抢修工程自2013年秋季开工建设,历时三年。 这使敦煌莫高窟成为中国四大名窟中保存最完好的,也成为关爱和保护敦煌艺术的不朽丰碑和历史见证。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