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那个短暂的夏天

那个短暂的夏天

(1) 那个很幸福的童话在那个短暂的夏天突然结束了。 (2) 窗外的雨稀稀拉拉的,林夏在电话里看到苏小白的消息,不由的叹了口气。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林夏见证了苏小白和苏宁宁在一起。 那年夏天,她忽然看到两人换了情侣头像。 她激动的问苏小白,以为苏小白会否认,没想到苏小白会坦白承认。 “哇!” 林夏心中惊叹。 这是班级的第一对。 苏宁宁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能hold住冷的苏小白? 苏宁宁和苏小白虽然都姓苏,但也比不过八人,性格也大不相同。 军训期间,苏宁宁敢在全校面前唱英文版的《柠檬树》,和大家一起玩,总是面带微笑,是一个开朗外向的女孩。 苏小白呢? 苏小白总是面瘫,不理大家。 虽然他的皮肤很好,但他只是在学习和阅读。 班主任也因为这个名字特别提到了苏小白,让他半夜不拿手电筒看书看,这样自己就好了。 休息。 一级! 就这么努力吧,他不是想上北大吗? 冷与热,动与静。 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然而,事实证明,苏小白的冰山真的被苏宁宁融化了。 (3) 林夏不是很安慰,所以苏小白在电话那头哭不出来,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盯着窗外的雨滴,思绪飘回了过去……高中暑假过后,班级里弥漫着一丝甜蜜和……一堆堆狗粮。 那真是一个残酷的世界。 这两个家伙在新学期前几天还有些腼腆,但后来就肆无忌惮了。 下课了,要么她找他,要么他找她。 下课十分钟,他们就喜欢手牵着手站在走廊里,看远处的云彩,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是那样的豪放,那样的纯洁。 林夏一直说你不要秀恩爱好吗? 事实上,我还是为他们感到高兴。 苏小白也开始逐渐融入这个群体,但可见苏小白还是很不情愿的。 他不习惯身边有很多人。 要不是心爱的苏宁宁这么活泼外向,林夏觉得苏小白说不定还会那样。 千里之外拒绝人的副官冷漠的脸。 林夏还记得苏小白第一次和苏宁宁吵架的情景。 老师让细心的苏宁宁调换位置,这正是她想要的。 苏宁宁将苏小白放在了身边,却被苏小白拒绝了。 他不想和苏宁宁坐在一起。 为什么? 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不走得更近? 林夏不太明白,苏宁宁也不太明白。 于是,那个直率的女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漫不经心地问苏小白:“喂!你怎么不和我坐在一起?你不喜欢我吗?” 苏小白的脸,全班同学都看在眼里。 他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不行!不行!” 过了一会,他似乎又被苏宁宁的粗鲁行为激怒了,噘着嘴坐了下来,嘴里不断发出“嗡”的一声。 这时候,林夏才明白,冷若冰霜的苏小白,竟然是一个傲娇的鬼。 上课的时候,苏小白和苏宁宁不停地传着笔记,从前到后,从后到前,他们的表情逐渐由阴转晴。 林夏不知道纸条上写的是什么,但她看到两人下课后和好,亲密无间。 接下来的三年,就是这样,再凶猛,也要好好吸取教训。 此外,他们通常非常亲热。 苏宁宁馋嘴,下课后苏小白给她买了一大袋零食。 女孩永远不会让男孩失望。 他们买的零食经常在课堂上吃光。 老师转过头,偷偷往嘴里塞了一块糖,假装捂着脸颊慢慢嚼着口香糖,这丫头脑子里总有很多异想天开的想法。 苏宁宁偷菜的时候,苏小白总是笑眯眯的看着她,眼睛变成了月牙。 苏小白喜欢看书,但苏宁宁每次都不如他所愿。 看书的时候,他总是飞快地抢书,把他从座位上拉起来,要他陪她到外面吹。 看看外面的云。 那个时候的风真的是轻快的风,那个时候的云真的是自由的云。 (4) 雨越来越大,啪嗒啪嗒地打在窗户上,整个窗户都在震动。 外面的云层越来越深,越来越低,风也越来越猛。 这是仲夏的情况。 一开始的热情和阳光,转眼就被风雨代替。 它是如此的意外和意外。 不能及时错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天的无情变迁。 过去的阳光永远是最亮的。 林夏还记得,苏宁宁和苏小白在讨论以后孩子的名字。 当时《熊出没》正在热播,苏宁宁对为什么有熊大熊二却没有熊三很不满意,坚持给孩子取名苏三。 苏小白强烈反对。 他说,苏三的生活太曲折,太艰难,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受苦。 两个连这都不懂的十七八岁的孩子,都为自己未来孩子的名字而脸红了。 这有点好笑。 但林夏知道,他们在期待着他们,他们拥有彼此。 和其他高中一样,林夏的高中是不允许约会的。 毕竟高中三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 但谁能阻止青春期少男少女的小小亲密感呢? 每次晚上学习后,苏小白和苏宁宁总是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开教室,最后又像河流入海一样在操场上重逢。 他们牵着手,在星空下,一圈又一圈,一步一脚印,说的是对方听过的笑话,还是暧昧的爱情故事,又有谁会知道呢? 操场上的灯全灭了,老师过来拉人,然后不情愿地放下对手的手,一个个走了出去。 操场上路灯隔开的光明与黑暗,篮球场上的呐喊,以及隐藏在黑暗中的寂静,都一步步走过,仿佛可以牵手,走到时间的尽头,永远. 但最终,他们还是没能超越自己的想法。 (5)高考结束后,身体最沉重的负担也减轻了。 五六月份,大家都沉浸在练习和写作中,想着高考后要做什么,可到了这一天,他们却只是茫然不知所措。 不再有老师的催促,不再有同学的欢笑,不再有同桌高谈阔论,是的,自由,但也被困,被困在那些美好的事物里,同学们的回忆全都分开了方式,匆匆,再也没有机会如此整齐地聚在一起。 苏小白向北而去。 他想看看南方从未见过的风景,大海的波涛汹涌,紫禁城初雪的消融,还有东北林场的雾霾。 他说苏宁宁在他身边,他想见的地方都在,但苏宁宁还是离开了。 保守的苏小白选择了北方的冒险,而逃过一劫的苏宁宁则选择了南方的安定。 他们就这样,一南一北,隔着千里无形,触不可及的河流。 电话那头传来苏小白沙哑而遗憾的声音:“我一直不明白她想要什么。 我以为她会喜欢我喜欢的那个,所以我毅然选择了北方。 我想看看书里的那些。 我以为她也会为我高兴。 我什至想办法带她一步一步地见证这些,但我只是忽略了她的感受和想法,所以她希望我和我在一起。 在她身边,她想一直陪着她走。 她听我说我要去北方,我忽略了她的孤独!” 顿了顿,他接着说:“她哭得浑身发抖。”对我来说,这就像一盏灯。 林夏静静的听着,她明白苏宁宁对苏小白的意义。 因为不完整的家庭,苏小白不得不伪装自己冷漠的面具,被苏宁宁用爱和温情流露出来。 对于苏小白来说,苏宁宁是轻的。 苏小白经常对林夏说自己配不上苏宁宁,因为他怕这暖光消失了,所以又戴上了冰冷的面具。 如果他从未见过光明,他或许还能忍受黑暗。 (6) 林夏不知道苏宁宁分手时背负着怎样的无奈和沉重,也不知道苏小白听到这个消息时是多么的心碎和疯狂。 她不知道他们的结局如何,她不知道他们需要多久才能放手,开始一段难忘的新恋情。 但她知道,这段感情最终让两人都长大了。 其实,一段感情最有意义的部分,就是让对方成长。 就像苏宁宁让苏小白撕掉伪装一样,苏小白让苏宁宁靠。 遇见你的时候我真的不是最好的,但你给了我最好的。 放不下是因为之前太美了,也没有信心再找到这样的完美。 真想让所有的不快,在电影短短二十年之后,像黑屏一样快点结束! 但人要经历成长的过程,要学会微笑着说再见。 或许多年以后,再见面的时候,他们会开玩笑说:“你老了。” 最好的青春真的应该留在记忆里,忘记现实中的无奈。 再见,青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