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清朝人的美,中国美最后的巅峰

清朝人的美,中国美最后的巅峰

  物道君语:

  

  清三代之瓷,中国美的终点。

  马未都说:“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瓷器,是中国的集大成者。品质之精,造型之多,彩釉之富,都登峰造极。”

  康熙烧造了比元青花更丰富多变的“青花五彩”,有人说,望之如同蓝宝石一般澄澈。

  图片|清 康熙 青花五彩十二月花卉杯

  雍正则在颜色釉上把极简玩到了极致,月白、水墨、抹银、雪花兰、秋葵绿、梅子青,艳丽非常,五彩斑斓。

  图片|清 雍正 胭脂水釉花瓣式碗 动脉影 摄

  而乾隆,则走上一条不同父辈的路,他把瓷器技艺玩到鬼斧神工,把审美引向繁复华丽,前卫潮流,凭一己之力一度影响了西方主流的审美。

  图片|清 乾隆 多色地青花鬥彩什錦雙耳大瓶

  中国所有瓷器的美,都能在清三代中找到影子。

  |淡|青|重|彩|画|青|花|

  青花瓷,始于唐,兴于元,盛于明,但巅峰在康熙朝。

  康熙青花独步天下,是因为有五色青花。

  康熙朝的御窑,通过“分水技法”,把一种颜色,烧出浓淡、渲出阴阳、画出疏密。

  图片|清 康熙 青花地黄彩云龙纹盘 动脉影 摄

  这样的蓝,人称“翠毛蓝”,一色幻化成“头浓、二浓、正浓、正淡、影淡”五色,一

  改了元明传统单调的青花色。

  有人评价:“有深有浅,能分九色,浓淡分明,娇翠鲜丽。”

  康熙青花,有如中国山水画。

  图片|清康熙 青花月影玉兰图观音瓶

  白色中依稀可辨,远处青山浅,近处绿水深,就如苏子说的那句:淡妆浓抹总相宜。

  但康熙最美的青花,当属青花五彩。

  那是把青和彩交融,画出“彩中有青,青里生彩”的器物。最美的是十二花神杯,轻薄如翼,釉色如玉。花卉山石、兔蝶鸟禽相得益彰,一杯一花有诗为证,有着中国传统典型的雅致美学。

  图片|清 康熙 青花五彩十二月花卉杯

  图片|清 康熙 五彩岁寒三友图大胆瓶

  康熙推崇中国文人的古雅,所以仿制创烧了宋代极简的颜色釉,处处可见来自风雅极简。

  康熙也是第一位学习西方文化的帝王,所以他学习西方的珐琅彩,创烧了中国的瓷胎画珐琅,五彩斑斓,繁缛华丽。

  图片|清 康熙 五彩麻姑献寿纹盘 动脉影 摄

  图片|清 康熙 景德镇窑五彩落花流水图碗 动脉影 摄

  而他,把极简留给了儿子雍正,把华丽留给了孙子乾隆。

  |不|媚|不|浮|如|天|成|

  比起康熙所爱的青花五彩,雍正更爱宋瓷的内敛清雅。

  他恬淡超然,精致风雅,对瓷器的要求极高,所以他给督陶官的朱笔御批里,最常见就是:

  “此时烧的活计粗糙,花纹亦甚俗。嗣后尔等务必精细成造。”

  雍正最喜欢的瓷,是纯色釉。

  图|清 雍正 十二色菊瓣盘之一(局部)

  雍正纯色釉,明快像三月飞花,素雅如八月碧荷,纯正若腊月沉雪。

  把它放在光下面,釉色玲珑剔透,雕花若有若无,不浮不媚,浑然天成。

  雍正瓷器中最名贵的是胭脂红,淡粉红中加入金红,如这只胭脂水釉梅瓶,隔着几百年的时光,依然能感受到如三月桃花的明媚,欲说还休的娇媚。

  图片|清 雍正 胭脂水釉梅瓶

  用它来做器物,以小为美,内施白釉,外施胭脂水,还要以黄金为着色剂。灯光下,如晴朗天气的晚霞泛着金光。

  粉青,温润如玉,带着一丝丝羞答答。

  图|清 雍正 青釉海水纹盘 动脉影-摄

  天蓝,和天青色不一样,蓝得轻浅,岁月柔和。

  图|清 雍正 天蓝釉盘 动脉影-摄

  雍正时期的单色釉,已经成为一种美学风格,远超宋明。

  

  大美至简,雍正之瓷,有种纯粹美,素心一颗见含蓄,一色一釉动千年。

  |鬼|斧|神|工|雕|彩|金|

  乾隆是中国帝王中极为自信的一位,自称十全老人,这让他在瓷器上也要“与众不同”。

  清乾隆各种釉彩大瓶,就是乾隆的炫技之作。

  繁复奇巧,鬼斧神工,这是中国制瓷工艺的巅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他集合了自宋到清的所有釉彩,珐琅彩、青花、松石、斗彩、珊瑚红、紫金等17种釉,涵盖了所有制瓷工艺,高温低温,技艺难度都不一样,要一一烧制成功的几率只有0.23%

  可当所有人都以为不可能时,乾隆却做到了。

  图片|清 乾隆 多色地青花鬥彩什錦雙耳大瓶

  不仅做到了,他还把清代的釉彩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表达我尊重宋明的釉彩,但我朝创烧的釉彩才是中国之最,这个富丽艳彩的器物,代表我很厉害,国家很繁荣。

  比起康熙的古朴,雍正的风雅,乾隆更像个自大任性的孩子。

  图片|清 乾隆 黄地粉彩缠枝花卉八吉祥纹喷巴瓶

  无论是突发奇想,亦或炫耀国力,都自信地在告诉他人。

  “你看,宋青瓷,元青花,明斗彩,我乾隆能烧;康熙珐琅、雍正粉彩,我乾隆也能烧。你们所能想到的我都能烧,但你们想不到的,我也能烧。”

  图片|清 乾隆 胭脂红蓝地轧道珐琅彩折枝花纹合欢瓶 动脉影 摄

  

  让乾隆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自信,在西洋掀起风雨,影响了西方繁复华丽的“洛可可风”审美,中国瓷器成了当时的奢侈品,路易十五甚至说要把宫中的器物全替换成中国瓷。

  

  这是一个帝王的自信,更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盛世的自信。

  图片|清 乾隆 外销瓷

  今日再回看,清三代远远没有宋明审美上有认知。

  它更像是被抛弃在故纸堆里的时代,我们能想到的只是各种清宫戏,还有一条条屈辱的条约。

  很少有人知道,有那么一段康乾盛世。

  图片|清 乾隆 粉彩镂空转心瓶

  一朝三代人,一百三十年,集合皇家瓷器所有的美,锻造制瓷技艺最高巅峰。

  后人说清代御窑之瓷,常说:“不让汝定官哥钧,何况永乐之坯宣德质。”

  皇家御窑,源于宋,终于清,从那抹雨过天青的青,到最后鬼斧神工的珐琅。

  如果说这千年窑火,是一段中国皇家审美的历程。

  那宋便是那起点,而清三代,就是美的终点。

  图片|故宫博物院 摄

  致亲爱的物道家人们:

  大家好!

  我是物道主编,之华,

  看完清三代的瓷器,你最喜欢哪一个呢?

  我有上新过一期“雍正的神仙审美”。

  如欲相见,可以扫描下方图片的。

  一起看看四阿哥的少女心。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物道生活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