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从此,活出自己的样子

从此,活出自己的样子
前段时间,我请朋友X先生吃饭,问他最近的安排。 他兴奋地对我说:“九月份,我要去北京故宫看石渠宝鸡特展,然后去广州看广东博物馆的书画展。去香港看看汉武帝特展,顺便试试香港唯一的米其林三星级中餐厅——龙景轩。去范宽特展和卡斯蒂廖内中国300年特展,当然要去台北故宫品尝东坡肉,然后去塘村吃牛轧糖也是必不可少的活动; -10月,打算再去看奈良书院特展,九州国立博物馆十周年特展,东京国立博物馆中国书画特展;11月,去南美之前,打算去N 纽约看大都会博物馆百年中国书画展。”
  
虽然早就习惯了X先生独特的生活方式,但这种“秀场生活”还是让我感到惊讶,于是我半开玩笑地说道:“你的生活太奢侈了!” 这不仅仅是关于奢侈品。 因为它的成本,与那些奢侈的生活方式相比,这些成本其实并不高,更多是因为他可以不受金钱和时间的限制,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似乎就是现实生活。 “奢华”。
  
X先生是世界文化遗产的狂热爱好者。 他从小就熟悉历史书籍,他几乎已经知道书中能读到的一切。 所以,他目前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沉浸在幸存下来的世界遗产中。 为此,他把这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路上,游荡在世界各地的文化遗产中,飞过来看看哪里有好的展览。 迄今为止,他已经参观了世界上近500处自然和文化遗产,也亲眼目睹了国内外顶级的中国历史遗迹。
  
认识X先生已经两年多了,因为彼此的相似,我们逐渐从最初的工作关系变成了朋友。 关于他的生活方式,我也从一开始的不理解,变成了现在的欣赏和支持。 不过,我佩服的不是他可以四处走动,而是他敢于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能够思考自己想要什么并勇敢地去追求它并不容易。 人们有从众心理,这让我们想要与周围的人保持一致。 在原始社会,从众会增加我们的生存机会,所以这个选择是明智的。 然而,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从众”和“生存”似乎不再有直接的关系,但这种原始的力量仍然存在并支配着我们。 从有意识地开始,我们开始“模仿”​​身边的人,在不知不觉中继承了父母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 这不是坏事,而是让生活变得相对简单,因为我们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和选择。
  
如果生活可以这样继续下去,那还好,但问题是,有一天,我们很可能会突然发现,我们有选择,生活可以有很多可能性。 于是,我们就会陷入两难的境地:是选择继续随波逐流,还是跟随自己的内心去探索。 Herd是稳定安全的,但我们很可能会因为有一天觉醒而生活在遗憾中; 探索无疑是一种“冒险”,因为没有“模仿”的对象,一切都靠自己,但这可能会让我们的生活不那么遗憾。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处于这样的困境:我知道我不适合稳定的工作生活,但我没有足够的勇气摆脱它,我也不想明白我是什么样的生活。想活着。 这一年,外部因素终于把我推出了“正常”的轨道。 这时候我才明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直到真正过上,你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生活。 我以为我是一个事业型的女强人,渴望成为一个辉煌的事业精英。
  
一段时间不上班后,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野心和野心。 我似乎更喜欢这种安静的生活,有足够的空闲时间来享受生活,发展自己。 于是,我的人生目标就变成了: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赚到足够的钱,然后把剩下的时间花在好好生活上,不断充实自己的头脑,精通几项技能。
  
虽然过着充实而幸福的生活,但这种生活常常让我陷入“身份危机”。 每当有人问我做什么时,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或解释。 在大家的印象中,大致有这么多类别:求职者、上班族、企业家或全职太太,而我似乎不属于这些类别中的任何一个。 有些人甚至为我不去工作、不去创业感到遗憾,觉得我是在浪费青春和才华。
  
我非常理解他们的想法。 以前,我总觉得打工挣钱的日子是必须的,所以一时间无法理解X先生的生活。 辞职后,我慢慢发现,工作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终极目标。 诚然,它为我们提供了收入来源,但如果我们已经有了支持我们生活的资金来源呢? 当然有人会说,工作让我们实现了自己的个人价值,那么不断地学习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就是一种自我实现吗? 如果一个人不用担心经济问题,每天过得充实而有意义,还能为身边的人创造价值,他能不过度调查自己的所作所为吗?
  
我从不想否认在工作中赚钱的重要性和合理性。 毕竟朝九晚六的工作生活是现在的主流生活方式,但我们需要意识到,这不是唯一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我们应该允许不同的生活方式存在,不要过分评判他人的生活选择。 要知道,当我们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他人时,我们也在限制自己,失去了本可以拥有的更多生活可能性。
  
然而,让我惊讶和感动的是,当我和一些朋友分享我对未来生活的想法时,他们的支持超出了我的想象。 有些人甚至很真诚地告诉我,我必须坚持下去。 对他们来说,我似乎代表了一种希望——“不同的生活也是可能的”的希望。 确实,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在做一个实验,一个需要一生的实验。 虽然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我愿意冒这个险。 毕竟,不是所有的“路”都出来了吗?
  
坦白说,我也挣扎于这种不专注于从工作中赚钱的生活。 心里总有个疙瘩——万一哪天遇到了代价高昂的病,怕是没有足够的钱治病。 一天,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说出了我的顾虑,她却一句话彻底打开了我的心扉:“真的没钱治病,那就别治了。” 我突然意识到是的。 啊,你为何如此执着于“生活”? 所有的生命都会在某个时刻结束。 只是时间问题。 生命如此无常,我们无法预测谁会先来。 因此,与其担心未来,不如牺牲现在来为那些可能发生的事故做准备。 做好准备,不如用心度过每一天。 人一生中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你突然发现,你从来没有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
  
添加一名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