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宫一甲号首页
  2. 故事传说

陪伴父亲优美的散文

陪伴父亲优美的散文

时光飞逝。 转眼间我已经休假一周了。 今天,我想起了陪我年迈的父亲在家乡。

我打电话给我父亲,给他装满了小型电动三轮车,这样我就可以带他出去了。 爸爸很高兴,问我为什么不去上班。

八点多回到家,小黄狗高兴地朝我摇尾巴。 父亲已经发动了三轮车,换上干净的衣服,准备出门。 自从他母亲于 2009 年去世后,他的父亲一直独自生活。 有时我会头疼,我真的希望我们三个兄弟姐妹中的一个能在他身边。 他心里一直有个原则,无论如何都不能耽误孩子们上班。 妈妈生病的三年里,爸爸一个人照顾他,没有耽误我们上课。 少了夫妻,少了老伴,母亲高高兴兴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父亲一个人。 父母辛辛苦苦抚养我们长大,但我只知道我爱我的小家庭。 回想起来,我感到很惭愧,觉得自己欠父母的太多了。 一开始,我爸打算和我们兄弟两个家轮流住,但是一想到我住五楼,二哥住六楼,就没有电梯,老爸只好给向上。

去年我父亲过 80 岁生日,让我为他庆祝生日。 今天不是星期天,我不想请假。 我父亲很坦率地说,我们周六补吧。 我没有生日的概念。 小时候,一个大人在我生日那天煮了一个鸡蛋,我一吃就吃完了。 我对爸爸说,别这样,但是生日,你不是每天都有吗? 父亲听了这话,着急了。 父亲认为每年都要庆祝生日,一年不过去一次,他认为他会想念他。 又老又旧,却又如此迷茫。

听说父亲要过80岁生日了,亲戚朋友都会来庆祝他的生日。 父亲趁机告我,朋友们一起批评我。 我的生活中有多少个80后? 不只是这个吗? 八十应庆,此为长寿。 我连连点头,承认我错了。 后来朋友说,只要老人开心,身体好比什么都好。 花一点钱一辈子是什么体验?

我最不喜欢的是我父亲爱买广告。 当他在电视和收音机上听到一些东西时,无论它有多便宜,他都必须购买。 他拒绝吃或穿。 买一个广告要花一万美元。 如果我们生病了,我们不允许去医院或诊所进行输液。 有的时候我着急了会激怒他,你吃了生后还会生病吗? 他笑得像个没事人,说,他不怕死!

今天,我带着父亲出去,沿着新会路漫无目的地闲逛。 修了四公里的路。 车多,上下车道混杂。 我从左往右闪躲,艰难地驾驶着三轮车向前。 一上桥,我就进入了城市。 爸爸说想去南干路看看,但又怕电不够,不想去。 父亲说,他想知道达赖店在哪里,因为有治疗支气管炎的方法,但有效。 我一听,就知道他又被电视或广播上的广告骗了。 我不能得到足够的电,我不知道我要浪费多少钱。 我不能说,我父亲很生气。 我有支气管炎,不治疗? 我父亲年轻时患有支气管炎。 我说,现在好了,有什么治疗方法? 别走! 父亲见我有些着急,也就不再坚持了。

从牧野湖搬到和谐公园,突然想起新建的定果湖,于是带着父亲去看了看。 我把车开到湖边,帮父亲下水。 父亲确实老了,走路都有些颤抖。 国庆马上就要到了,到处都是鲜花,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我让父亲坐在花坛的台阶上,写着定国虎的字样,给他拍照。 我父亲最喜欢拍照。 有一次,妻子组织了一次北京之行,妻子带着父亲参加。 老婆拍了一张130万像素的,就连这个老爸也没有放过一个地方,比如广场、鸟巢、水立方、故宫、合神宫、长城、颐和园。 只要能走,就一定要不停地拍照。 . 让乐乐回来,但他没有。 他必须去照相馆用一堆模糊的照片来炫耀。

又带着爸爸在湖边的桥上拍照。 父亲非常高兴。 他说他想再看看高铁站。 定果湖距离新乡东站只有三四公里。 我带着爸爸去看了新乡东站,那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我在东站广场拍了几张父亲的照片。 父亲不满意,所以对《新乡东站》的照片很满意。

我拍了很多照片,需要分享。 我立刻想到了我的二哥。 立马打开微信,发了几条。 没多久,二哥打来电话,说他在离我们不远的一个小区,正在给人家拉窗帘,一会就到。 二哥是窗帘安装工。 他每天都跑到东边和西边。 他经常在早晨和黑暗中见不到对方。 他很高兴这次能匆匆忙忙赶过去,进行一次小小的重逢。 三轮车的电是欠压的。 二哥开着他的电动三轮车,踩着我的电动三轮车,才勉强回到父亲的住处。 下午两点,二哥负责。 父亲很高兴,问我们什么时候再来。 老人害怕孤独。 我们向父亲保证,有空的人会一直陪在父亲身边。

国庆节快到了。 放假后,我会回到家乡,多陪陪爸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